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重要的人物设定】关于三个孩子与一把短刀的故事

也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原本的人物最后会添加如此多的设定。

真的真的是特别爱他们

无数次在想,要是会画画就好了。

以后的文章主要会围绕他们。

特别喜欢这个女儿,于是使她脱离同人的设定,成为完整的原创人物,不想让她寂寞于是又创造了她的亲人朋友。


【师走羽】


出生于隆冬之日,一年的最后一日。

不到七个月便早早来到人世,与双胞胎弟弟差点被判了死刑。


父亲在二人7岁的时候因车祸身亡后与弟弟在邻里的照顾下相依为命长大,不认识母亲。


曾经有着十分幸福的童年,家里虽然不富有,但是因为继承了祖上留下的宅邸与遗产所以也算是大家闺秀。从小因为懂礼貌而受到大人的喜爱,而后因为时常会被坏孩子骚扰弟弟不得不跟他们打架,导致长大后性格有些两极化:往往以淡淡笑容待人的女孩,对待任何人都用十分礼貌的敬语,很讲礼节。生气时会有些暴戾,嘴巴毒舌。可以上一秒笑容灿烂温柔待人,下一秒直接把人丢出去。被弟弟吐槽 “精分的暴力人妻”(然后就姐姐惨烈的家暴了)直到高中都是个有些孤单的女孩,成绩优异能力出色而常常被人敬佩羡慕,却没有一个人靠近她倾听她的心声。


很小时能看到鬼魅魍魉,甚至可以对话。灵力强大,所以不会因为部分鬼怪的邪气而生病,同样也偶尔会被可怕的大妖怪追,那时候就会最快速度跑到神社躲避。初中进了弓道部后发现鬼怪们很怕自己拿弓于是坚持学下去了。在无人的时候,会悄悄的与无害的幽灵或者小妖怪对话抒发内心的寂寥。


本来人生的轨迹是打算高中毕业去上大学之后当老师,平稳度过一生。但是一次偶然的事件却打破——一次弓道比赛后,独自回家的羽遇到了一个被妖怪纠缠的孩子,于是想都不想就射箭救下,却没发现周围的摄像头是带有灵力检测的。结果羽就被时之政府以奖学金高薪职位,以及以后的遗产税的条件(威胁利诱)让羽当了审神者。


羽的性格在成为了审神者后有了很大的变化。用三日月与莺丸原话说就是“变得真实了”。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看法,会像同龄女孩子嬉笑打闹,会闹脾气任性。十九年来被压抑的情感得到了成长。对于这些,羽内心是怀有感激的,现世除了弟弟便再无牵挂的她,在本丸的时候会更久些,不过为了帮弟弟补贴学费和家里的日常琐碎还是会去当打工。因为做事效率质量很高,所以雇主准许她任何时候都可以来,如果能呆久一点最好。


羽的暴脾气一旦上来会相当可怕,虽然平常会大开嘲讽技能拿着弓追着人打,但羽要是一句话都不说才是真的生气了。而且相当的倔,除了那几把老刀的话能听进去,其他统统无视。那撇嘴的表情与江雪堪称情侣脸。如果赶上两个人吵架闹脾气会发现那撇嘴的弧度几乎是一摸一样。奇怪的是,每次羽不高兴时看见江雪时会瞬间收敛气场,而江雪也从来不在羽面前叹气。


因为双方都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不高兴的样子。


本丸的弟控联盟会员之一。因为有弟弟所以也特别理解其他有兄弟的刀,安排队伍习惯性把兄弟俩拍一起说是“不怕寂寞好有个照应”,习惯性把弟弟刀们也看作自己弟弟那样说教,念叨着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别让哥哥担心,但到了源氏兄弟就变成了“你好歹也是哥哥,能不能有点自觉?你再这样我就收膝丸当弟弟了。” 


与烛台切光忠,歌仙兼定,并称人妻担当。虽然在本丸刀不让她干杂活,但是自己的房间永远都是自己仔细地收拾整理,只有熬夜太累才会让近侍帮忙。会偶尔负责伙食。师走的下酒菜,土豆炖肉是本丸人气最高美食。跟江雪确定关系后开始学着做各式素斋。总是抱怨三日月没事差使自己,但最后又相当体正直的做得尽善尽美。对于莺丸的任何要求都不会抱怨(因为他说话的风格就像是自己的亡父)。


关于身世,除了知道父亲是中国人至今不知道父母的名谓,对于“师走”这样的姓氏保持着怀疑,“十二月”这样的姓怎么看都可能是假姓吧。但是不管如何,记忆中的双亲是如此温柔,对于那封遗言羽永远是不留余地地努力遵守。



【师走岚】


师走羽的双子弟弟,很相像却又不一样。


小时候可以互换衣服代替对方上学,而且没人发现。12岁以前的双子,相像到只有双方才能分辨彼此。长大后也是比较中性身材偏瘦的美少年,有着一头微微卷曲的黑发与跟姐姐一样的银瞳。


女性杀手,因为很懂女孩子心思加上治愈笑容在学校人气很高。交际什么也比姐姐好很多,不过交心的朋友也没有,不过有最疼自己的姐姐有没有知心朋友就无所谓。日常喜欢吐槽姐姐,跟姐姐打闹。曾经嫉妒过姐姐本丸的刀,因为以前只有自己见过姐姐大笑的样子。又纠结得觉得姐姐不再那么内向真是太好了。直到16岁,开始与姐姐有很多想法不同,起了不少的争执。最多的就是关于那篇遗言,始终不理解姐姐对于那张纸的执着。


当姐姐当审神者的时候二人又吵一架,虽然和好了,但是分歧已经产生。总是笑嘻嘻应付过去的岚是最清楚了。在固执任性这一点,姐弟是最相像的,难以真正的互相退让。


关于自己是孤儿这件事毫不在意,因为有姐姐细心照料与邻里间的帮助觉得无所谓。自己也自嘲过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所以才那么薄情。梦想是找个高薪又不太辛苦的活,再找一个绝对不像姐姐那样处处管着自己还打自己比姐姐还人妻的女孩(结果被姐姐揍了)


也许执念太深加上姐控,不小心自己把变得有些人妻,家政技术很好,还会无意识的做出可爱便当。被姐姐嘲笑后便拒绝烹饪。努力挽回自己是钢铁直男的小gay佬,在与黑鹤丸确定关系后变得更无可救药了。姐姐曾表示痛心疾首反思教育但也还是支持了自己弟弟的爱情。


那篇遗言是父亲死后不久两个孩子在书房中找到的——名为《二十条嘱咐》。顿时两个孩子意识所谓车祸其实不是那么简单。即使这样想着姐弟二人却从来没追究过身世与父母的事,过早成熟的两个孩子认为,既然父母不让我们知道就不深究了。不过后来,在各种巧合下比姐姐率先得知了真相,也就是16岁那一年。


比如他们的母亲是*********


12岁前是个有些怯懦的少年,长大后却翻天覆地的变了。真正意义上的表里不一。小时候被欺负与目睹姐姐被坏孩子打后,发誓要变强保护姐姐。于是选择了剑道,并且到后来成功打得让混混看见了绕道走。并且意识到人际的重要性后努力变得圆滑些扩展校内校外的人脉。觉得自己优秀的灵力是个很棒的天赋,学了点小法术后就开始招摇撞骗(姐姐语)确实让他突然有点名气,


永远逃不过一个命运——被打。从小到大各种作死被打意外误伤,有次去拜访姐姐本丸结果路上还被花盆砸了脑袋。至今没有毁容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关于看到那些鬼魅什么的,弟弟的态度虽然不像姐姐那么友好,但是也从来不讨厌。看到一些虚伪的奉承之后觉得妖怪什么比人类好多了。于是产生各种中二的思想。


对历史与民俗十分有兴趣,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写论文发表。因为独特的见解吸引了不属于时之政府的人——检非违使。在去上大学的路上被绑,听完检非违使的目的与立场便毫不犹豫地直接加入。穿梭时间线讨伐溯行军与刀剑男士,逐渐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对战斗,对鲜血的渴望,来自本能的遗传。于是在其中大施拳脚。只有在姐姐打算回现世的时候才会回到现世假装自己在大学过的很好。


因为作战勇敢加上善用计谋,在军中得到晋升从一开始的炮灰到现在有了小小的军职:即能上战场满足自己的欲望又能指挥别人让自己安全些。在那时认识了暗堕后又被检非违使拉入阵营作为鹤丸国永,与鹤丸是高于搭档般的关系,在打仗与搞事有着奇高的默契度。“除了姐姐,能让我觉得那么安心愉快的只有你。”岚对鹤丸说,作为信任还把真名说了。


对于已经对人类无感甚至厌恶 的刀,在这个少年找到了一点信任与人类好的方面。作为报答,帮助他隐瞒了很多秘密。


比如——作战前发抖的双手是害怕与姐姐兵戎相见。



【藤井星泽】


身高一米五六,呆毛,眯眯眼,软软的脸蛋加上手感超好的灰发。被三日月叫做“小星星。”

黑暗本丸的第三任审神者。


说是本丸的审神者还不如说是吉祥物。


年仅十三岁的情话小王子,只要是个女孩子都会跑过去撩妹。很多时候情话都相当幼稚,不过长得很可爱所以还挺受欢迎。与包丁同流合污天天讨论如何受女性欢迎结果分别被长谷部一期拉走。今天也要盯着主君别去骚扰别的审神者,并在同体拔刀前赶紧道歉带走。


有双像女孩一样白皙柔软的手,却富有创造力。无论是木头皮革还是金属塑料,星泽都会创造出美丽的艺术品。稍微正经点也可以制作质量上等的护具和小型武器。引以为傲的自称这是神明赐给自己的工匠之手,什么都可以做。受女孩欢迎的原因是自己巧妙的手艺,也有付丧神为了讨好主人去本丸购买。星泽说,如果有钱还会涉猎珠宝制作。不过在这个之前请把文书签字谢谢。


本丸有个地下室专门改造成工作室。灵感出现时,长时间眯眯眼的他会突然睁开那双淡金色的双眼直接跑进工作室开始爆肝做东西甚至到了不吃不喝不睡的境地。


本身应该成为刀匠的他却因为身体瘦弱挥不动锤子而告吹。但是对刀剑十分了解,把全本丸的刀剑数据背下来,并且还用高级材料制作复制了刀剑原本的目贯,作为想要亲自保养了解名刀手入不是很喜欢用加速符。


还在上学中,原本的现世,刀剑的知识只能在博物馆提供讲解,连赚钱吃饭都不一定足够,没有更多的知识还是很麻烦的。与师走羽同在一所高中,所以关系很好。作为学弟羽也是相当关照星泽,会经常来他的本丸或者去羽的本丸进行功课补习,时间久了双方本丸都不需要先告知就直接擅自前来拜访。除了手工以外对其他的知识都不太能学进去让羽十分头疼,还好有个学霸照顾下成绩平平。假期回现世时也是与师走羽一同返回,因为看上去就很容易拐走(刀剑语)而且生活能力奇差直追三日月。


父亲是刀匠,主要做艺术品的刀来赚钱。母亲是也是靠手艺吃饭的人,所以星泽那杰出的手工水平算是家中遗传熏陶。家中经济状况时好时坏,全凭着父母能不能卖出他们的东西。有一天,父亲凭着资料端出一把乱刃的美丽刀剑。那振太刀是父亲目前最自豪的作品,是坚决不卖出去的。但是家里因为最近没有人来购买作品越来越穷,连当地催债的黑帮也来到家中骚扰。当他们发现了那振刀的时候,要求拿刀换取以后店铺经营居住的费用。星泽的父亲望着那振刀拒绝了。生活艰难的进行着,直到某一天,家中进了窃贼把那振太刀偷走了。失去刀后,父亲生了一场大病,嘴里不断念叨着那振刀的名字含恨死去。父亲去世后,悲痛欲绝的母亲也在下葬后的几天里突然旧病复发逝世。家中只剩下星泽和年事已高的爷爷,还有父亲送给他的一振护身刀——直子小川。



看上去呆呆的孩子有时会突然说些极其悲伤的事:

“匠人的不幸是无法决定自己作品(孩子)的命运。”



【直子小川】


是父亲藤井早年在古玩拍卖买的刀,刀装看上去十分朴素但是刀身做得十分精致。

随着星泽手艺日益精湛,便重新设计了一套刀装给他,成为了美丽的短刀。


这振刀的年龄实际上接近和泉守兼定的年龄,制作他的刀匠原本是要作为自己爱人的礼物赠送。连名字也取自那位温柔的淑女。可是那一天刀匠喝酒了,将与爱人攀谈的男人看作情敌,一怒之下竟拿着这振刀捅死了爱人与男邻居。


在之后被辗转多人手中。从捅死爱人开始,直子似乎就跟爱情什么有了联系。有了家庭的收藏家在卖了他后开始离婚,有了恋人的就会分手。某一任收藏家被女友甩了后一怒之下将其投入河水,但不久又被人拾到拿到拍卖场所。在那里呆了三年最后被星泽爸爸买了。


超过一百年于是有了灵,其付丧神是位肖似女性的长发男性,发色瞳色未知,因为是幽灵般的灵体形态。身着现代的衬衫西裤,看上去是胁差付丧神的身高。星泽注意到他的存在,并且与他交流。因为灵力不够修行太低,只在晚上出现一小会儿。一直介怀星泽家中的不幸是不是有自己的原因,所以以自己的方式悄悄守着他。


性格飘忽不定,寒冰般的性格只有对星泽才会融化。


知晓直子存在的也有本丸资历最深的三日月和小乌丸这样的刀,但如约定好的一般保守这个秘密。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