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千日之夜(数珠婶)


送给茶谷太太的生贺!望合您口味! @空巢老茶-企划中 
爆肝之作
我最近上课真的累死了,就先拿这个混更好了。
伪文艺,各种ooc
我差点就要刀了,但是我最后还是写成了糖!求夸奖!【滚
能接受就开始吧


——————

一、
少女不安的扶了一下发簪。为了这一天她精心打扮了很久,她穿上最喜欢的和服,戴上最昂贵的发饰,只为博得眼前心上人的目光。几个时刻之前,少女向她的闺蜜们宣称她会成功让这位油盐不进的僧人坠入情网。

“数,数珠丸大人……”

那纤长苍白的手指不紧不慢地拨动佛珠,丝毫没有因为来者而停下。

“数珠丸大人……我……”

她再一次鼓起勇气,朝僧人开口。狂妄的自信在此刻已消失殆尽,少女绝望的发现她的心上人那精美的面容毫无变化,简直就像是雕像。

过了煎熬的几秒,佛珠孑然而止。

“如果施主为的是那样的事,那就请回吧。”

他开口了!女孩颤抖着。可是那略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那无可挑剔的嘴唇里,吐出来是什么样如毒蝎般恶毒的回答啊!

“为什么!我不能理解!”少女脆弱的心被直接击垮了,她痛苦的扭着双手发出悲伤的呼喊 “我是这里最美的女人!我会做家务会识字,如果您喜欢流浪小女也愿意与您漂泊!即使是这样也无法改变您的心意吗!”

“正是您如此优秀才应与门当户对的男人共度一生,贫僧专心于佛道已无法分出更多心神。”

“那没关系!我只是想待在您的身边便足矣!我家里有钱,您要是想要建设佛寺都没有问题!”

数珠丸只是叹了口气,他缓缓起身拾起旁边的斗笠。从一开始,那半合的双眸始终没有为她睁开。

“贫僧心意已决,姑娘还是另寻良人吧。告辞。”

背后是少女的哭声,数珠丸只是拉低了一下帽檐走入了森林,像是风一般消失了。

二、
你知道吗?

最近有个年轻的僧人四处流浪。他来到不同的村落都会呆上两天传播佛教,为人诵经。

不过大家关注的不是那些经文,而是他的脸。

那美到令人失去心神的面容简直就是神来之笔,有人说他就是神明派来的使者。

先不管为什么一个僧人会被人看作神使,总之爱慕他的少女几乎可以围整个日本岛一圈。

他婉拒了每个女孩的心意,总在第三天离开村落。除了一些传言,什么都没留下。

今天的僧人也在追寻着佛道。

只有他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前方有几缕轻烟,那里会是自己下一个短暂的落脚点。

三、
“无论什么愿望,只要付出代价便可实现。”

“我想找到她,与她相遇。”

数珠丸从略微潮湿的石板起身,拾起不知何时从手里掉落的佛珠。他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一天他摒弃了仁善举着刀威胁狐之助打开现世的通路。这段时间以来,他几乎夜夜做梦,梦里那个女孩笑得如此灿烂。

他是数珠丸恒次,天下五剑之一。当他被召唤出来的那一刻,佛祖便将缘分于那位审神者联系在了一起。他们不只是主从,更是亲密的恋人。在无数个相拥而眠的夜晚中,数珠丸都虔诚地向佛祖祷告感谢这一切,坚信着他那优秀的女孩会与他走得很久。

但是,她不在了。

“清醒点数珠丸!如果你暗堕了的话她会多难过!”

兄弟青江的话让他悬崖勒马。他没有暗堕,但他也无法接受任何一个人去当他的审神者。

来到了那家店后,被称为次元魔女的女人告诉他恋人的灵魂落在几百年前的大约南北朝合一的时代并会在那里转世成人类。

为何会在哪里?未知。会在哪里?未知。什么时候能相遇?未知。就算遇见,对方也早已忘记他了。可即便如此,付丧神还是决定踏上了旅程。

“拿着这个项链,这样你就不会因丧失灵力而变回本体。”

“那么代价是什么?”那个魔女只是闭上眼,什么都没说。

现在想起来,这无尽头的流浪与等待便是代价吧。拥有人身的付丧神意识到,漫长的时光是一件多么难熬与折磨的修行。

四、
这是个如此贫困的村落,人们仅能靠一点点的农作物果腹。十年的景象居然还是没有什么改善。数珠丸来到这里依然受到了村民的欢迎……还有部分敌意。

按照惯例,他先是为人们诵读佛经传播佛的智慧与慈悲,然后寻找着可能是恋人转世的女孩。这一次,他还是失败了。在这种连饭都吃不饱的地方,弱肉强食的斗殴司空见惯,人们为生存而麻木不仁。这样充满悲伤的荒地,怎么可能有薰那样美丽的灵魂诞生呢?

第三天,数珠丸决定走水路离开。从河岸的另一边,他看到了一座破败的茅草屋。这是以前没有的。

“这是谁住在哪里?”数珠丸问渔夫。

“巫婆的遗孤。大师您最好不要过去,那女孩会带来灾厄。”

“……”数珠丸什么都没说,坐上小船后的他先顺着河流直下,当离村落较远的时候他划动船桨停靠在了对岸。

茅草屋离远看着很破旧,虽然小但是看起来很结实。令人惊奇的是,周围被细心种着的野花包围了小小的茅草屋。这是小村子里所没有的。

一路上见识了不少苦难的僧人惊喜地弯下腰小心碰触着还留着朝露的花瓣。忽然间,他感受到一阵微弱的灵力……还有脚步声。数珠丸无动于衷地继续观赏着这些花,太刀的侦查不高但是也清楚来者正是茅草屋的主人。

“你是谁啊?你在干什么?”背后传来稚嫩的童音,数珠丸小心的转过身。面前是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小姑娘的嘴微微张开,显然是因为他那张惊世骇俗的美貌。

“一位旅人,我在祝福这些花。”数珠丸诚恳的回答。

“这些花是很快就死了,有什么可祝福的?”

“既然是转瞬即逝姑娘又为何如此上心?”

“你管不着!”

“那么可否在姑娘家借住一段时间?”

“哈?”

这是他与她最开始的对话。

五、
“我劝和尚大人还是赶紧离开吧,至少不能让他们看见你跟我说话。”

“为何?”

女孩最终还是答应僧人的请求,让他留下来了。

“我可是被诅咒的孩子,你不怕我?”这是某一天的晚上。女孩最终放下了警惕,有些新奇的靠近正在篝火旁打坐的数珠丸。以前,只要靠近人一米就会遭到村民的打骂。

“我并没有遭到诅咒。”

“……那些愚民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也会把你看做坏人什么的,你会被杀的。”女孩的目光暗了暗,回忆起过去一些往事。

“我有武器,他们伤害不了我。我也不会让他们伤害你。”数珠丸说着从行囊里抽出一把洁白的太刀。

“好美……”小姑娘几乎看傻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或者对她来说她是第一次见到可以用美丽来称呼的武器。刀什么的难道不都是灰秃秃带着血腥气的吗?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去摸那振刀但下一秒就像触电一样缩回手。我怎么可以……弄脏了怎么办。女孩低头看看自己脏兮兮的手一股苦涩的自卑弥漫在心间。

“不摸摸吗?”数珠丸抓过女孩的手腕,明明没有使劲很温柔但女孩怎么也无法挣脱,就那么的不容拒绝的碰上了有些冰凉的触感。

“您……”新鲜的触感让女孩有些舍不得离开了,用相对干净些的指节一遍又一遍滑过刀鞘。“其他人也看过吗?”

“只有你看见。”

“也不怕我偷走……”小姑娘嘟囔着撇撇嘴,有些舍不得的抽开手打量这振刀。“她真的太好看了。”

“是他哦。”

“怎么可能!?”小女孩觉得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你又不是这把刀。”

我还真的就是这把刀。数珠丸动了下眼皮 “因为我拥有这把刀。”

“那么好看的刀要是变成人肯定是女孩子呀!男的一身白不是很奇怪吗?”小姑娘不服气的驳斥。过了几分钟女孩忽然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结果一转身直接对上数珠丸的面容。

“啊啊啊你在干什么!!??”

数珠丸被猝不及防地被推倒在地,一脸茫然的看着小姑娘跟炸毛了的猫一样尖叫。“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干什么抱我啊!!”

“是你摸着摸着坐到我怀里的……”

女孩的脸以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通红 “你这个衣冠禽兽!不许你睡我家里!”

“等等……”那你至少把刀还给我啊。数珠丸哑然看着自己的本体被女孩直接抱进屋里,而现在连石板都没有的他只能和衣而眠。不过,被摸了那么久也是值得的。

被摸爽了的付丧神心想。

六、

女孩从那天起突然变了。

乱糟糟的长发用鱼骨小心的梳直,脸和手总是干干净净的,指甲里的污泥被清理掉了。腿脚虽然很容易脏但也从未放弃洗。

刚看见的时候,数珠丸发现原来这个女孩长的那么标致,再过几年长开肯定是个美人。

“数珠丸大人!”

他放下手里的经书,女孩刚刚做完农活。她的手上脸上泛着晶莹的水光,显然是刚刚又从河里洗了一遍。

“我可以带她去散步吗?”女孩的衣服总是有些破烂,可现在没有任何污渍。数珠丸微微点头,女孩便兴奋的但又小心翼翼地抱着刀跑出屋子。那孩子大概是把刀当作娃娃之类的玩具,居然开始自说自话起来。

“你那么好看肯定是那些贵族的东西吧。”

“我要是那些大小姐的话绝对不会让一个光脸好看的穷和尚拿着乱跑的。”

这个孩子,简直就像小鸟一样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不停。

“呐呐,刀姐姐你知道吗。我去对岸的时候,有几个村民居然对我说话了很难以置信对吗?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不那么讨厌我了?我会有朋友吗?”

要是那孩子把“她”改掉就好了。数珠丸嘴角上扬。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那么笑了。

对了,旅程还要进行,我的恋人还没有找到。

这个女孩在自己的帮助下走回正轨,她不再是被诅咒的孩子。那么,我也该走了。

太阳缓缓坠入大地,数珠丸决定告诉小姑娘整个故事。

“所以你就一直四处漂泊?”

“嗯。”

“一定……很寂寞吧。”女孩安静的躺在他身边,轻声说。

“嗯。”

无数个静谧的夜晚,数珠丸都在思念来着后背的体温或是那若有似无的呼吸。在梦里,拥着那可人的身体,说着最真挚的话语十指相握。梦醒时,周身只有冰冷的岩石或是静到令人窒息的部屋。那个时候他特别理解鹤丸不断追求各种生活的惊吓,太安静了。

“我理解,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哭。之后就习惯了。”

小女孩说完翻过身背对着数珠丸,不知为何她现在很想哭,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眨眨眼睛让眼泪先流出来这样一会儿聊天就不会哽咽了。小女孩朝外的方向正好可以看见外面闪烁的夜空。

“今天的星星好美。”

“真的很好看。”女孩感觉到气息突然离自己很近,但是她没躲。任凭数珠丸把自己拉入怀里。

“数珠丸大人小时候想过抓星星吗?我小时候总是幻想去爬山摘星星。”

“……想过。”每当仰望群星璀璨的夜空时,他的薰就是那些繁星中的一颗。望啊望,抬手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数珠丸看着星空,发现这孩子沉默的似乎有点久了。

“小香?”没有应答,原来她睡着了。

七、

清晨,数珠丸要离开了。

船就在脚边停靠着,可僧人迟迟没有上去。不远处,小女孩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他。

“你赶紧出发吧,再迟一点你的恋人可就丢啦!”

小女孩咬着嘴唇。该死的,怎么眼眶又湿了。

“小香,好好照顾自己。”

明明已经与不同的人分别无数次,这一次数珠丸心里疼的厉害。他抬手轻轻抚摸小女孩的脑袋。

“一定会找到的!数珠丸大人一定会与她相遇的!”

小女孩朝着逐渐消失的小舟大声喊着,眼泪还是像黄豆一样大颗的从眸子里滚出来。

沉浸在分离的苦痛的少女,对后面靠近的人影毫无知觉。

八、

人群中在欢闹,在呼喊。

小香慢慢睁开眼。她被绑了起来,周围是等待点燃的柴木。她试着去挣扎,但那是徒劳的。她发现自己身着美丽的和服,手上还戴着首饰。

村民们载歌载舞。“活祭”、“献神”这样的词汇刺痛小女孩的耳朵。

要想脱离饥饿与贫困的苦海,必须用年轻的少女作为祭品。无依靠的她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她闭上眼。她好怕死,她没有亲人,没有特别的愿望,唯一的遗憾就是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应该已经忘记她了吧,所以连超度也不可能了。

鼓声响起,时候到了。

没有预想到的灼热,人群突然爆发了一声声惨叫。

“既然如此,让我引领你们回归正道吧。”

是他!数珠丸大人!?

女孩不敢睁开眼睛,生怕那是濒死的幻觉。很快来自绳子的束缚消失了,女孩才战战兢兢的睁开眼——那个长发的僧人此时将她抱了起来,他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他……杀了村民?小香有些难以置信。

“不要看。”小女孩听出数珠丸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不过杀完人语气还能特别平稳才很可怕吧。小香乖乖的低下头,她注意到那振美丽的白刀沾满了鲜血。

“你居然拿那么好看的刀杀人……”

九、

“你怎么回来了?”

“因为已经不需要再走了。”

“那你的爱人怎么办?她还等着你呢。”

“不必了。因为我已经找到她了。”

薰,我终于见到你了。

十、
你知道吗?

最近有个年轻的僧人四处流浪。他来到不同的村落都会呆上两天传播佛教,为人诵经。

他身边有个小女孩,那精致的小脸让人心生怜爱。

两人在这个世界不断流浪着,无人能再分开他们了。


————

关于薰的转世为什么叫小香,作为完全不懂日语的我用百度发现かおる有薰,也有香的翻译,所以就那么写啦!求轻点打!

私心的加了xxxHolic的设定,让侑子小姐打个酱油。这样不合理的地方也看上去合理了【什么】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