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百目鬼的后代当上了审神者2

背景是xxxHolic的交叉同人
时间线是2205,四月一日当了两百年的店主
原创女婶,该妹子是静的曾*n孙女
暗黑本丸(也许?
大概是all婶
ooc,私设如山

———————

“那么请您稍事歇息,晚饭会为您送来的。”门扉缓缓合上。


果然需要好好适应一下。

歌仙的话让自己内心不得不敲响警钟,但是现在就开始深究也不可能有什么答案吧。

羽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开始仔细观察自己的房间——家具都被擦得干干净净,书柜上放着刀帐,还有四本战绩报告。打开衣柜,里面居然还有两件浴衣。阳台的景色很好,可以把周围的山水几乎一览无余的望在眼底,还可以看到本丸门口。房间的另一侧是窄小的卫生间,无论是毛巾还是洗漱用品吹风机全部整齐的摆好。这些细节做得完全可以与高级的酒店媲美。政府官员曾经开玩笑的告诉自己甚至不需要带任何行李,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玩笑了。

参观完毕,自己的箱子开始一个个拆包整理。除了衣物,还有自己带的书籍,笔记本,弓……

羽环顾四周,墙壁完全没有可以挂自己的两把弓还有箭筒的地方,所以目前先放在箱子里好了。归置完毕后决定坐下休息,然后从挎包里掏出了一颗蛋。

一颗白色的蛋,不知道是什么鸟类的。但是就是这样不起眼的蛋是百目鬼家里的传家宝,十分重要的物品。羽小心地擦了擦,很郑重的放在乌木托上摆在了桌上。父亲说,这是为了某个时刻而存在的。

既然是某个时刻,

可以在那些刀准备砍我前当作传送之类的把我送回家吗?

羽自嘲着一边把刀帐还有战绩报告从书柜上拿下来。都弄明白了说不定就搞清楚状况了。猛然间,自己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那狐狸什么时候不在的??明明刚才自己一直都在抱着它,它消失的时候自己却没有任何知觉。

“狐之助。”

自己记得那官员说过有什么问题只要呼唤它的名字就可以了。

“百目鬼大人有什么……事?”被召唤过来的狐狸看见审神者正在专心的看着战绩时整个狐都不好了。没想到头一天上任这个审神者就开始查过去的记录。

“只是问几个问题。”这狐狸连毛都炸起来了,在紧张什么?

“第三任审神者是什么怎么牺牲的?”

“战斗中擅自与刀剑男士分开后身负重伤,最后医治无效死亡。”

“他为什么会擅自离开?”

“这件事还在不甚清晰。”

“那我上一任呢?他怎么了?”

“因病去世。”狐之助支吾了起来。

“病?”羽一脸怀疑的看着它。

“是,是的。前任的审神者有哮喘病史,发现的时候身体已经凉了。”

“而且偏偏还是在刀剑男士正好不在身边的时候发作?”

“世事无常,那件事实在是偶然……”

“偶然可以发生四次吗?”

“咦?”

“而且时间也没有超过一个半月,之前的审神者也没有超过三个月的。病亡也好殉职也罢你轻描淡写地告诉这些全部是偶然意外?我看是另有隐情吧。” 羽厉声质问。“我当审神者是因为不得已而为之,如果没有一个完美的解释我是不会任凭你们的安排去接受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百目鬼大人请息怒!狐之助真的不清楚具体的情况,而这些政府确实是有在关注并调查中,而且狐之助的职责只是引导审神者并传达政府的消息,很多事我根本没有询问的权限所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

小狐狸吓得几乎蜷成了球,就在它觉得自己马上就被愤怒的审神者打的时候忽然感受到十分温柔的抚摸。

“抱歉刚才对你发火了。”羽探过身轻轻抚摸它的皮毛,声音降低了些。“虽然最后我答应了这件事,可是你们甚至连实情都不肯告诉我,这叫我如何履行你们交给我的职责?”

“唔您千万不要在意,政府那么做也有原因的。”可怜的狐之助瑟瑟发抖。“如果您需要建议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告诉您的。”

“什么建议?”

“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接连已经失去了四位敬爱的主人,这导致了部分刀剑男士的暗堕以及其他刀剑不稳定敏感的情绪。所以在与他们相处时尽可能的顺着他们的想法吧。”

“敏感?等等,狐之助你要去哪儿?”狐之助的身躯逐渐变得透明,一眨眼就消失了。

而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羽调整了一下坐姿,匆忙的合上战绩。


幛子门拉开,进来的人不是歌仙,而是一位带着黑色眼罩西装革履的男子。同时羽闻到一阵饭菜的香味。

“我是烛台切光忠,歌仙有晚上的远征所以由我来给您送饭了。”

“谢谢。”男子为自己端来了看上去就很有食欲的精致和食。“我刚刚看过刀帐了。”

“那么您肯定对我稍微有些了解了。”光忠的笑看上去也很友好。“烛台切终究不是什么帅气的名字啊。”

“那时候很多烛台都是铁或者青铜之类做的吧,能切断烛台真的很厉害。”

“承蒙赞赏。”光忠似乎听到自己这么说看上去很开心,连金色的瞳孔也带上笑意。“那么请您尝一下这些料理吧,希望能够合您的口味。”

羽拿起桌上的筷子,尽量去无视直视自己的目光。

“好吃。”这是羽发自内心的赞叹,这手艺可以跟那位店主相媲美了。“我不挑食,所以您不必大费周章。”羽决定先专心地把食物全部干掉,其他的一会儿再说。

“那真是太好了。”光忠微笑看着女孩吃饭。“均衡的膳食对健康十分重要,而且您现在作为人类的年龄还是需要长身体的。”

“嗯。”羽点点头又夹了一块烧肉放进嘴里。但吃着吃着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所以您打算这么一直看着我吃吗?

“您还有什么事情?”那么好吃的食物自己不想像嚼着蜡一般,于是开口。“在担心什么?”

“您误会了,我只是觉得……” 光忠被羽的疑问有些愣了一下,但又瞬间恢复了公关式的微笑。“您吃饭的样子比之前的主人好看多了。”

……啊?

“我不是很明白。”

“就是夸您的意思。”

“谢谢……”羽的内心十分复杂甚至毫无波动。“我吃完会放在外面如果您没有事的话,就请回吧。”

“好吧。”光忠终于不打算盯着自己吃饭了。“那么,可否问主上一个问题?”

“请讲。”

“您害怕吗?”

这回轮到羽有些困惑了,羽抬起头看着光忠那只金色的独眼。

“没什么可怕的。”都来到这儿了,后悔又能如何?虽然不理解为什么他会突然那么问,羽说的是实话。

“这回还有问题吗?”


“哎呀,被赶出来了。”

烛台切光忠下楼的时候,一阵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在楼下角落的阴影传来。

“新主人的警惕性有点高,但是我确实没有恶意啊。”光忠走下楼,确定楼上的女孩听不见于是低声回答,语气有些无奈。

“毕竟这里是暗黑本丸……怎么样,那个孩子?”

“我第一次碰到有着如此干净气息的人类,家里说不定也是神职之类的。”

“政府这边是对的,她说不定真的能帮我们呢。”

“上一任您也那么说过,那么莺丸殿打算去看看她吗?”

“不着急,时候到了就自然见面了。”



饭毕,羽把盘子放到了门口。外面已经黑下来,楼道很安静似乎不会有人来。接下来就要开始安排明天的任务。由于不是很了解这些刀的情况,所以羽只是简单的根据今日的人员进行了交换。然后贴在房间外面的公告板。

没有审神者的空白期,政府会直接给没有审神者的本丸下派队伍和内番配置。至于付丧神是否选择配合就另一回事了。据说暗黑本丸都十分抵触政府,但是这里即使有暗堕的情况但本丸也依旧正常的运转着。

大概这些刀不会听从自己的吧。

羽承认自己现在很有挫败感,但是这感觉跟不愿意听自己话的弓道队的队员还不一样,至少后者不会对自己的生命安全产生威胁。

想到这里,羽立刻从书柜里找来白纸和毛笔,做些安全措施总是没有坏处的吧。谁知道晚上会不会有偷袭之类的……墨呢?砚呢?难道在其他的柜子里?

正这么想着,羽起身去另一侧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自己的书包。一张长条的白纸从里面飘了出来。

“嗯?”

羽弯腰拾起来。一张符纸,上面的花纹图案代表着结界与保护,而这样的写法自己再清楚不过是谁的手笔了。羽抓起书包往外倒出了其他三张,还有一本崭新的笔记本。笔记本摔落在地,正好摊开在地上。本应是空白的新本上面赫然写了一句话。

《这几张符是为了以防万一,将它们贴在看不见的位置,东西南北各处。》

真是感谢了,省得我自己还要去写。羽微微勾嘴角,翻到下一页。

《你是不是傻,墨跟砚石就在你找的位置宣纸的最底下哟。》

……不谢你了,而且我刚才真的找不到啊。羽抽搐着嘴角,又翻了一页。

《咩哈哈哈哈羽酱找不到东西的毛病又犯啦!——来自伟大的摩可拿sama》

摩可拿大人是什么鬼……做好心理准备的羽翻开了下一页。

《羽酱的是个小迷糊!羽酱是个小迷糊~》

………这么幼稚的小学生字体就是多露跟全露了。

《我说你是不是很喜欢看啊?》

哦。

果断合上。

羽克制一下翻白眼的冲动,拾起地上的符纸贴在了房间的四角并拿看上去不是那么突兀的物品遮挡住。

之后熄灯睡觉的时候,那些黑历史的回忆不可避免的朝自己涌来。

上个月,羽收到了来自政府的信件。最开始她是拒绝的,即使是战争政府也没有权利要求公民去服役为国家尽义务。当收到第七封的时候她决定拿着这些信去找那位店主。

你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了不是吗?

我确实有些在意提前他们所说的“净化”,但是我拒绝用我的能力为他们服务。明明是如此坚定的想法,在店主的质问中突然变得摇摆不定。

即便如此,某些缘已经开始连结起来了。

去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会注视着你,你不必挂念着店。

其实当自己摸上门,从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的寒气渗进掌心的一刻,羽就明白了这么一点——



我去你的注视,四月一日。


线索:
1、看过xxxHolic的是否熟悉刚才羽与四月一日的态度?
2、时之政府日常搞事
3、穿越二百年的蛋暂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