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百目鬼的后代当上了审神者1

背景是xxxHolic的交叉同人
时间线是2205,四月一日已经当了两百年的店主
原创女婶,该妹子是静的曾*n孙女
暗黑本丸(也许?)
大概是all婶
ooc

————————

“我是新任的审神者,名号为百目鬼。”


坐在上位身着米白色和服的年轻女性向面前的付丧神们行了一礼。

“虽然是个奇怪的名号,但也同样是我的姓氏。第一次任职请多多指教。”

这座本丸一共有二十六振刀剑,可应要求来到主厅只有十振。假设能够信任的只有十把的话那也连半数都没有到。

净化暗堕的刀剑,这是信件里提到的,与政府官员见面也一次次被申明了自己最主要的目的。他们似乎坚信自己与生俱来的“纯净之气”可以恢复刀剑男士原本未被污染的状态。可是眼前的情况,连见面都不愿意要如何净化?

……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之后我会尽快安排明日的任务。”

羽注意到几位付丧神目光的变化,但还是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等百目鬼大人您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

“嗯,开完会了。”

“可是这连两分钟都没有到啊!”在门口一直等候的狐之助在自己脚边跑着,“您不会什么都没说吧。”

“我有告诉他们我的名字啊。”

“不是啦!继任这种事当然要好好介绍一下自己,说明日后的安排鼓舞士气等等!您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说呢?”

“一共就来了十把刀,然后都是那样的脸色。那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

“百目鬼大人不可置气啊!不到六个月里这个本丸就有如此频繁的审神者更迭,出现这种情况也是难以避免的。”

“……”羽有些不忍心让狐之助的小短腿一边仰着脖子一边跟着自己跑,于是直接抱了起来“你还是先带我去我的房间吧。”



“如果不介意的话,主上大人愿意由我带领您吗?”

羽回头,走过来的是一位紫发的付丧神。刚才在主厅自己看到了他。

“您是……歌仙兼定?”羽想一会儿,问道。

“正是,看来您也做了一些功课了。”紫发的付丧神笑着微微颔首,“我来带您了解一下整个本丸吧。”

可以吗?羽低头看向怀里的狐狸。

“您可以对我交付信任,如果您想的话。”好像明白少女的犹疑,紫发突然朝她弯腰。“歌仙兼定愿意忠心辅佐于您。”

“我,我知道。”歌仙这一动作让羽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刚才有些聒噪的狐狸这个时候反而蛮安静的,应该没问题吧。“那么,麻烦您带路了。”

于是羽就那么跟在了歌仙的后面。歌仙的声音很好听,温和适当的微笑加上详细的解释不失风趣的言谈让羽放松了紧张的心情。

刚来的时候就惊叹过本丸的庞大,仔细的游览更是不禁想到这样的和风建筑在现世的日本也在一点点减少。

“这里就是锻刀室,要是需要锻刀的话就用灵力把刀匠召唤出来,然后把指定数量的材料交给他们就可以了。”这里是不是有些时间没有用了?鼻腔里充斥木炭与金属的味道,还有淡淡的潮气。那三个生火的炉子好像也积灰了。

“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一路上他们也碰到了其他的付丧神,他们似乎有些惊讶羽的到来,不乏礼貌的打过招呼之后就立刻离开好像躲着自己一样。早些时候听说暗黑本丸的刀剑都十分危险而去对人类的敌意很强。可是刚才自己感觉不到任何排斥或是杀意,那种感觉用疏离更为恰当些。

“刚才的是……孩子?”

“短刀化为人形都是人类少年的模样,但是他们的力量不比像我这样的打刀弱,在夜战他们的能力举足轻重十分关键。”

“原来如此。”看上去天真活泼的孩子,实则是冰冷锋利的凶器。羽内心觉得自己要花些时间去接受。



“那么这里就是您的房间了。”

兜兜转转把本丸看过一遍后,歌仙带着自己走上了本丸的阁楼。屋子宽敞明亮,家具齐全,而且自己的行李也都已经放好了。

“刚才的情况,希望您能够海涵。”扭过头时,歌仙突然的靠近的声音和再一次鞠躬让羽有点吓一跳。

“是因为上一任的缘故吗?”

“是的,有的刀依然没有从前任去世的悲伤中走出来。您的到来……他们还需要适应。”

“前任的审神者一定很受欢迎吧。”

“他是位很好的大人,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月。”

“我感到十分抱歉,虽然我不清楚内情。”羽抬头看着歌仙紫罗兰色的眼睛,脑子快速想一些安慰的语句。“我会努力让自己做得像你们前任主人们那样称职。”

“主人不必如此费心,您心意我懂。”歌仙依然是温和的微笑。“现在对于我们来说”


“只要您活着就好了。”





线索:
1、 前任的审神者不是被自家刀杀死的。
2、前任的审神者们没有粪婶。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