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雪乡(4)

关于自家女儿的主线故事

主江雪婶,副all

竭尽所能不ooc

越来越忙,于是更两个短小的小节


——————————



“主公,对面是逆行阵!”队伍侦察最高的厚藤四郎高声喊道。


“雁行阵展开!远程准备,盾兵准备!”羽大声喝道,几道金光闪过,只有六个人队伍顿时变成一支数量客观的军队,远远瞭望过去两军的人数几乎持平。不出意外就能像上一次——


巨石朝队伍飞来,几声闷响后成功被盾化解。扬起的沙尘散开后,敌人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主君对面有两把五花枪!”


看来是不能那么顺利了。羽拉起缰绳开始往右侧移动原本位置则由旁边的髭切代替。作为弓兵的自己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处于劣势,要是暴露在敌枪前无疑是送死。经过多次战斗后就有了默契,一有敌枪羽就要撤到阵型后方。


“进攻!”


一时间,厮杀与铁刃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厮杀声在战场回荡。天不知何时暗淡了,有的时候溯行军一出现,天气就会乌云密布。太奇怪了,难道他们出阵前还看天气预报?


“不会让你们靠近的。”羽喃喃着,搭箭瞄准然后松手,带着灵力加成的箭矢就嗖的击穿敌人的脑袋。没有犹豫拖沓,拉满弓的一刻就是看到什么就射什么。


付丧神们拖住了最主要的敌人。自己要做的就是除掉任何妨碍到他们的杂鱼,那些试图要背后偷袭的家伙,还没来得及举刀就被干掉。羽在已方的士兵保护下在战场上来回转移尽可能的帮到每个人。和歌仙三日月对峙的枪已经苟延残喘了,那家伙带的刀装肯定碎光了,伤痕累累但还是嘶吼着朝二人扑过去。羽见状立刻举弓瞄准。


“哦呀,被小姑娘摆了一道。”


偶尔也会做些超出自己范围的事,抢个人头补个刀(箭)什么的,但只有对方没有防御的情况下羽才能那么做。高等级的敌刀即使箭插进了脑袋还是可以活动,灵力充沛的箭矢可以一箭毙命,但很多时候是没有那一秒的时间来蓄能量。羽朝三日月笑了笑,那位和蔼的平安爷爷点点头,与歌仙一同去帮其他人。


战况往自己的一方迅速靠近,不出意外再有五分钟就可以结束了。那六把敌刀一死,那些刀装化成了军队也会消失。胜利就属于他们了。羽勾起嘴角,这会是个胜利A。


“——主君小心!!”



她下意识的做出格挡,但已经迟了。




“弱点太明显了!”


咚!


羽大字型的仰躺在地板上。浑身的骨头肌肉都又疼又麻,腹部疼得钻心。三日月见状丢下手里的木剑把摔在地上的女孩扶起来。


“您可真是……毫不留情。”羽勉强站稳,苦着脸朝蓝色的付丧神抱怨。


“敌人从来不会手下留情。”三日月口气十分随意的抬手给羽额头上的汗擦干,并把头发捋到耳后。那双新月的双眼含着淡淡的笑意,而这双眼在一分钟前给自己最后一击时还是冰冷犀利的。“而且您已经是第五次姿势拉得过大,把胸膛暴露出来了。我当时觉得,不稍微让姬君吃点苦头大概就难以记住吧。”


“我确实是记住了,并且我再也不想跟您手合了。”羽往后一退,直接躲开了三日月的动作“刚才战斗我都没有受什么伤,结果回到本丸我差点被自己的刀给打死!”


“上午的战斗只能以侥幸来形容,别忘了是黑风为您挡了一枪。同样,您又犯了【在战场上站着不动】的错误,刚才的一击也包含了惩罚的成分。”那振敌枪朝羽扑过去的时候,仿佛永远从容不迫的天下五剑只有自己知道当时手心吓出了冷汗。羽很能躲,可终究会有躲不过的时候。


想到这里,当羽胸膛大开朝自己挥砍过去时,三日月微皱着眉头果断用刀柄捅向羽的腹部。


羽没说话,小脸上蒙上一层阴霾。三日月觉得自己的说教足够到位了。“哈哈哈,姬君果然还是个孩子。”


“……拜拜,我要走了。”


“莺丸殿这个时候应该泡了茶,姬君不过去坐一坐吗?”赌气的孩子只要哄一哄就会乖乖的。“有茶点哟,前田说会带着团子来。”果不其然,小姑娘露出了动摇的神色。


“我突然想起来点事,先不过去了。”羽笑了笑,她确实很吃这一套。“麻烦您跟莺丸说一声,留我一份。”说完,羽就带着有些轻快的脚步离开了。


师走羽确实有些事要做。本来她是想难得趁着时间还早回屋里睡一觉,直到她看到小黑板上写着胡萝卜三个字。


太好了,烛台切不在厨房。羽装作很随意的走进厨房,再出来时她拿着一兜胡萝卜漫不经心的走出来。左拐右转的绕开所有的付丧神直接奔着马场就去。马当番?上午的已经干完了,现在她还没有安排人去做。


“各位下午好啊。”


所有的马都认识师走羽,这位主人会经常带些可口的食物来看望它们。所以它们嘶鸣几声或者踏蹄表示欢迎。


“抱歉各位,今天的胡萝卜不能给你们了。”羽挨个摸摸它们的鼻子,径直走到后面最安静的马。“黑风?我来看你了。”


黑马站在角落休息着,马厩的动静它没有理睬。它睁开眼,见到是自己的女主人后立刻走过去,顶顶她的手背。黑珍珠的眼睛闪闪发亮,一点也没有虚弱的样子。


“你看我给你带什么?”羽笑着把胡萝卜递到它嘴边,一边抚摸着黑风手感光滑油亮的皮毛。她的视线很快察觉到了那块触目惊心的伤痕便笑不出来了。


“要是我再警惕一点……”羽忧伤的想着“一定很痛吧,都是我不好。”


这样的伤,如果黑风是普通的马肯定早就失去它了。


极具灵性的马察觉到了主人的想法,便舔舔她的手背,发出低低的气音。这不是主人的错,您还有更多的胡萝卜吗?


于是羽拿出最后一根胡萝卜。突然间,她好像听到了脚步声。她猛地看向两边的出口,没有任何人,一晃而过的蓝色……是错觉吗?


“主君!!您又在给马喂萝卜!!”


羽惊得卷发都吓成了直发,她慌乱着看了看旁边的黑风,又看向怒气值上飙的烛台切。直接把萝卜塞进了马嘴里。


“黑风,你主人的生命就靠你拯救了!”


主人似乎不喜欢胡萝卜啊,胡萝卜那么甜为什么不吃呢?黑风看着女孩以短刀的机动夺路而逃和想追追不上的太刀,用它那点不多的智商思考着。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