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如阳光般的少女【鹤婶

太开心了!成功勾搭到了太太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所以就悄悄写个..........小作文😂庆祝一下!

不行,我是第一次写鹤婶先预热预热【躺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本正经当偷窥狂的师走羽xxxxxx



————————

视角:以羽角度描述春日与鹤丸的日常故事


我看到了一位少女。


透过橱窗,我看到那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与近侍刀在一起说笑着。那一天刚刚下完雨,天还在阴沉着。可是当女孩开怀大笑时,整个天空都亮了。


万屋街边有家不是不起眼的店。饮品与甜点一共就六种,但做得十分精致。我是在某一次逛街时注意到的,那安静朴素的环境,比起另外两家很火的甜品店相比更深得我心。之后每个星期,我都会带本书到这家店坐两个小时给老板桑捧场。古早味的蜂蜜蛋糕口感细腻但不太甜,奶茶也是茶味更浓。可我就是喜欢。


我来到这家店的时候,里面只有老板一人。因为已经熟络了所以他笑了笑二话没说就进厨房了。这家生意也不是说不行,因为喜欢古早味的人(或者付丧神)比比皆是,不过他们大多都是提前订拿完就走。愿意像我这样花将近40分钟等的,最后还把这里当阅读室呆那么久的就只有我了。


我坐到了橱窗的位置,那个位置简直就是宝地——窗台被改成了沙发,大部分是我一人所以可以毫无忌惮的脱鞋半躺在那里。光线很好,而且从来不会直射到屋里。自家刀有事也可以直接找到我。


我摊开昨天没读完的部分,只认真的看了一小会儿我就突然的看不下去了。我抬头看向了屋里墙上那个和风钟表,那个女孩今天也会和她的近侍刀来吗?我转开视线把头靠在橱窗上,从我的角度,两个人影逐渐明晰。


今天这个女孩也来了,还有纯白的付丧神。


真是够巧的。


我注视着二人的靠近,发现他们的手是牵在一起的。其实这一点都不意外,上次见到时就已经隐约得能猜到了。比如少女那真挚温暖的笑容和付丧神宠溺的温柔眼神,虽然有点距离但看得还是蛮清楚,这样的关系已经不只是主从了。秀恩爱可真是......杀伤力范围不小。


二人在对面的饮品店买了两杯芭菲,然后坐在门外的桌椅吃。我把视线很自然的转移到文字上,那么窥视他人终究很不礼貌,可是没过一会儿我还是没忍住看向这对。顿时我明白为何即使连路人都忍不住侧目看向他们了:那阳光般的笑脸,毫无杂质的,最坦率的笑声。只要是拥有感情的活物都会为之感染。就算女孩已经笑得连形象都不顾也是单纯得可爱。相比之下她的爱刀,鹤丸国永,要优雅一点。偶尔也会做些很搞怪的动作逗得女孩开怀大笑。


忽然间,两人的欢声笑语小了很多,被按了静音键似的。难道话题变得有些沉重了?我不安的翻过看了好几遍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文章,女孩的笑容暗淡了,如同一朵乌云遮住了灿烂的阳光,爱刀神情有些不知所措嘴里说了什么。


这个时候对就要亲亲女孩子嘛。我心里有点不满。


如同即将要印证我内心所想的那样。鹤丸说了什么后,女孩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随即美丽的脸颊变得通红。鹤丸国永的表情变得更温柔了,他迅速起身在女孩的唇上落下一吻(看不清,以鹤丸的性格也许是舔了一下)成功驱散了那朵妨碍太阳的乌云,成功让阳光普照大地。


这狗粮吃得心甘情愿。


接下来就没那么浪漫了。刚才鹤丸起身时成功的弄了一身冰淇淋,惊慌的女孩连忙要拿纸结果直接碰撒了芭菲把鹤丸一声白衣弄得一塌糊涂。吓得女孩惊呼一声想要赶紧起来,结果脚被椅子绊住连人和椅子要一起摔地上,鹤丸最快速度拉住了女孩缓冲了落地,一片混乱下另一个芭菲杯子也未能幸免直接摔碎了。


对于这种场面我不忍直视的扭过头,可是嘴角却一直微微翘起。


“哦,遇到了什么开心事了吗?”


“没什么,只是正好看到了有趣的章节。”


我朝老板桑摆了摆手,奶茶与蛋糕也吃完了。我穿好鞋去柜台结账顺便去拿老板给我做好的一盒还有些热乎的鲷鱼烧。是的,一直都是我一人。我性格好静不喜欢长时间有人在身边,可宅在本丸也不是我喜欢的,所以我喜欢找几个僻静的地方坐坐。为了不然本丸的刀剑担心,我会告知我要去哪儿呆多久。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回去了。


我出门时,这对恋人还没走。我听清了他们说话的内容,是关于刚才混乱的那种无关痛痒的小争执。有那么一刻,我很想过去告诉他们,对面那一家小小的店里,长崎蛋糕做得很美味。但是出于太过突兀的原因,我没有,我只是像个陌生人一般与他们擦肩而过。踏着笑声,内心想要用最真挚的心情祝福他们。


刚踏出万屋的街区,我看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淡蓝色的身影在不远处伫立。我加快了脚步,带着些惯性扑进那人的怀里。


“我一个人可以回去的。”


“天可能还会下雨,所以我就过来了。”他轻声说,他搂了我一下,那力道跟他泰然自若的表情截然不同。话是这么说,可他手里连伞什么都没有。对于这个极其拙劣的借口我从来都不戳破。之后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到最后就成了我一个说话。跟这位有些寡言的付丧神比,我永远都像个话痨。



“今天我看见一对情侣,是鹤婶。可笑死我了,我就看着那女孩起来时把自己绊倒顺带着还把那振鹤丸也拉地上了。某种意义上特别般配呢。”


“您很羡慕他们?”


“很多人都会羡慕这样幸福的恋人嘛。”我想了想 “我确实羡慕了一下,江雪殿就不能也稍微......”


我话还没说话,眼前忽然天暗了下来。唇上传来冰冷但温柔的触感。我愣住了。


罪魁祸首直起腰,又恢复了一脸淡漠的表情。这家伙真是——!真以为这一招对我管用?


“那盒子是什么?”我刚要反驳,江雪突然开口噎住了我的话。


“分给大家的鲷鱼烧啊?”我回答,然后眼看着他脸色越来越阴沉。


“唉......是为了吃完后督促本丸的刀剑去征伐吗?”


“等等!?我不是我没有?”


“那么就是诱惑短刀去为您做事了。”


“什么?哪里有诱惑的含义啊?”


“唉.......”


“别叹气啦!这鲷鱼烧就是专门给你的!”


评论(6)

热度(59)

  1.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行走的某熊 转载了此文字
    阿阿阿阿阿阿啊啊謝謝熊熊!!!!抱緊緊/////兩對都好可愛啊23333我也被喂了一口狗糧阿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