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雪乡(2)【江雪婶】

江雪婶,有轻微all向不过主亲情

女婶有名字

周更,学生党无法保证时间

文笔不好,努力不ooc

慢热的傻白甜文艺爱情故事

————————



小夜是个安静沉稳的短刀,这一天大概是来到本丸以来话最多的一天。小夜拉着兄长的手亲自介绍本丸的每个地方,连一草一木的没有忽略。


“这棵万叶樱是本丸的象征,办宴会都在这里......平常主人会和我们在这里做游戏。”


大部分的介绍都是这么简洁明了但又不单调枯燥,一两句话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加入零星的回忆与趣事。小夜不是第一次带新刀参观本丸,他的声音沉稳低沉如平常那样。唯一不同的是那双小手从与兄长见面时就紧紧握着他的手没有离开过。


你可以认为这样的他也是沉默的。他没有像粟田口的短刀去拥抱大声倾诉对兄弟的思念,而是用最安静委婉但又直接的方式表达。


“主君对小夜很好吧。”江雪说了一路上最长的一句话。这是个肯定句,因为从气色神情就能看出来。

“嗯,她是位很好的主君。”小夜点点头,嘴角微微上扬 “大家都很爱戴她。”



“要是个性再好点就更完美了,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

来人是和泉守兼定,刚刚内番结束所以衣服上还有些泥渍。“江雪殿您可算来了,主君黑了那么久终于欧啦。您是被念叨好几次了,害得我们在5-4跑了好多趟。”


“唉......即使我无法战斗吗?”


“主君希望能够把同一刀派的刀们团聚在一起,每次锻刀都祈愿凑齐一家。现在估计下面碎碎念的就是博多了,粟田口就差那孩子了。”和泉守显然是没有看见他说完的那一刹那江雪微微睁大的眼睛。


“差不多宗三哥就要回来了。等他到了我们就吃饭把。”


天色渐渐暗下去,晚饭的时候到了。按照宗三说的这次还是依旧如往常一样,喜欢在外面吃的在外面,喜欢屋里吃饭就在屋里。虽然说是不搞欢迎会,但众位付丧神还是热情的送上祝贺,光忠歌仙还特地做些味美的素斋来招待。


平淡地与其他刀寒暄后,江雪注意到这里少了个很主要的人物。而其他的刀似乎是习惯了那样并没有在意。应该是现行离去了,江雪默默张望着。初次见面时的闹剧一直历历在目,当小夜进来时审神者一瞬间表情变得十分复杂:惊讶,愧疚,意识到做错什么的茫然。同一时间呈现在姣好的脸庞上。那个女孩恐怕是为了避免尴尬才悄悄离去吧。


“主上有不少事要做,所以会现行离去或是让近侍送饭。”宗三将兄长的动作看在眼里“她性格有时鲁莽无礼,但又细腻敏感。此刻说不定在思考如何表示歉意。” 一个小时前说好了只是告诉江雪自己不是有意针对,现在直接就把主上给出卖了。


江雪沉思了一下,能够很容易地想象到少女梗着脖子对自己进行正式的道歉。不远处日本号正拉着长谷部灌酒,那位主命至上的刀被强迫着喝了不少。到处都是欢乐的嬉笑吵闹,是十分和平的时光。然而这样的光景到了白天就会消失,因为要上战场......想到这,江雪忽然没了心情。于是告诉宗三和小夜自己想先回去,太过吵闹的环境不适合自己, 便率先回去。


喧闹声越来越远,而江雪几乎是不出所料的——迷路了。


清楚自己侦查不高的付丧神,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这个缺点。静谧的夜晚将黑色的薄纱覆盖住本丸的一草一木,模糊不清又带着神秘。就算找不到原本的部屋随便转转也能碰见其他付丧神帮忙指路。飞虫们随着夜幕开始登上它们的舞台高声歌唱,随着步伐向前,这虫鸣逐渐微弱扭曲竟变成了有些尖利的女声。


“你内番怎么又加0了!说,是不是偷懒?”仔细听能发现审神者其实有在压低声音,但上扬的尾调使这种行为并没有作用。

“我冤枉啊主上,今天我干活超认真的!衣服都是泥!”

“我去田地里溜一圈衣服上也是泥,数据摆在眼前,装什么装?”

“您不信就问问堀川,他今天有看见我种地!这一定是又有什么问题!”和泉守不满地反驳,委屈得就像是二百斤的狗子。

“说的好像我有多不信任你!无论如何这次内番你都做得不行,还害的蜻蛉切也没成功,明天你给我继续种。”

“不要啊!这已经是连着五天了!”

“让堀川监督你,什么时候加1什么休息。现在你回去给我吃饭去。”


江雪走过拐角时正好与扭头准备离开的审神者打了个照面,同一刻审神者脸上再次出现了初见时变化莫测的表情。


“晚,晚上好,江雪殿。不知本丸的食物是否合您胃口......”羽结巴了一下,含着那一口差点憋下去的气把话说完,突然看见那个僧人吓得心脏都漏跳了一拍。怎么办我还没想好怎么道歉呢,她慌乱的想。


“食物并非我们付丧神所必需的,但是感谢您的盛情款待。”江雪注视神情带着些许慌乱的女孩,再联系一分钟前训斥和泉守的气场简直判若两人。


“那就太好了,而且烛台切确实手艺非常好。”羽抿一下嘴唇小心的看向江雪。好像他没有不高兴。这让羽稍微放松了一些,于是回以微笑 “您是在散步吗?”


“过于嘈杂的环境会使内心浮躁,且晚课的时间要到了我正在寻找回去的路。”


“这样啊......那么请务必让我来带路吧。本丸面积大,得花一个星期才能熟悉呢。”


“那就麻烦主上了。”


江雪微微颔首,在后跟随少女。过去的女性身材娇小,普遍不超过五尺。而她即使光着脚也到自己的肩头了。衣服也与白天的不太相同,长裙子好像是没变的,但白色的短袖因为夜晚寒冷换成了较为宽松的衬衣。一路上二人沉默不语,谁也没有打算说话的想法。小虫在歌唱着,短短的几分钟江雪已经快要看不清前面的人了,夜幕将少女衬成了黑影。


羽就不太一样了,一会儿内心平静一会儿心脏突然加速跳动。为什么会跳这里就不多重复了,不知为何这位付丧神给自己一种很安心的感受。是因为佛刀特有的气质吗?让内心焦躁之人归于平和。


在左文字的部屋所处的那一小片,那里是被评为本丸最风雅的地方之一(评委当然是歌仙,其他人也认同)。屋前是郁郁葱葱的竹林,紫阳花们这一簇那一簇的巧妙的把竹林与草地分割画出类似半圆的形状。屋前还有个小小的池塘,看上去像是水洼一样的小池塘其实是与本丸的大池塘连接的,所以水质清澈而且深度还不浅。歌仙曾提议给这个空旷的草地加个假山什么的,不过最后发现这地方还是就那么自然的好,添上什么都太突兀了。其次左文字的住处其实是两个部屋,反正地方足够大于是一侧改为书房另一侧才是寝室。


“就是这里。” 羽的脸庞有些模糊,但笑容清晰可见。指明了方向后她没有离去,而是也径直进了屋子,帮着打开了电灯。


“江雪殿。”她收敛了笑容,白银色的眼睛注视着深蓝色的眼睛。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时机。她正式地弯腰行礼。


“请您原谅我之前对您无礼的行为,我当时......当时的,与肤浅的与您争辩......”

“下午的事请您不必介怀。” 长发的僧人没有什么表情,平静接下羽后面想说的。“在下也自知某些想法太过理想。”

“但是!怀有理想才能使真实变得更加理想。”羽赶紧回答,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激动后就停顿一下立即修正。

“只是无常的情绪会造成诸多烦恼,希望您更有自觉地去改变。”


轻轻一句话,就像是针一样嘭的戳破了师走羽那个勉强在僧人面前撑起来名为面子的气球。奇怪,脸上怎么有些烫?他是怎么知道我的.......


“对对,您说的对......坏了,我的弓,我的弓还在外面弦都没有卸下来!”少女突然神色十分惊慌,就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连一句告辞的话都没说就飞奔而逃。真的是逃,好像房间里有什么骇人的怪物。


从左文字部屋跑出来的羽慢慢减缓步伐,刚刚成功的用一种相当傻的方式逃脱了尴尬的境地。



宗三!你就毫不犹豫的出卖我吧!



——————


本来想三四一起更的,但那样的话成了半月一更了。。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