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雪乡(1)

正剧,这一次不会坑

主cp江雪婶,微all婶

尽最大努力不ooc,我爱他们

终于圆满了写自家嫁刀的心愿

开学,更新不定期



————————


这是个不错的清晨。审神者和自家刀们吃完了早饭,亲自送走了出阵和远征队伍。然后跟着同田贯围着本丸跑了一圈,射了几支箭,然后给剩下的刀安排内番。在查看日课完成情况时,羽突然发现本丸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锻刀了。再看看资源,五万的资源锻几把刀简直绰绰有余。


“你终于想起来找我锻刀啦?”


没有刀锻,刀匠一般会自动消失等待下次召唤。不过他这一个月多他可没有消失,因为这个本丸主人时不时还会给带些果子茶水给他,就算几十发130后这个姑娘只会深吸一口气蹲墙角种蘑菇以外从来没责备过自己,可谓难得一见的好主人。今天的刀匠也坐在砥石悠闲的喝着茶时,抬眼看到羽拿着一小打的委托符加速符推开门。


“随便锻几把吧。”


曾经非得想要拿切国的被被裹自己的审神者,如今也心大了。看缘分咯,来不来的,本丸就在这里。另一边刀匠心里想着要不也把自己的欧气加进去给她添把新刀作为果子茶水的报答,毕竟他也蛮喜欢这个好说话的审神者。


第七发,就在两个人都以为是温暖的标准结局时,鲜红的数字跳到了二人眼前——320


是320!!是四花!!


刀匠激动的直接蹦起来欢呼,而最应该激动的人,师走羽整个人都懵掉了。刀匠蹦完赶紧晃晃她肩膀 “吓傻了你?愣着干什么?赶紧许愿啊。”


“啊?又不是过生日。”


“师走大人您可就剩下江雪没来了,万一这一把不是二号机真的是江雪呢!”


所以羽真的很郑重的拍掌三次鞠躬两次,刚把加速符掏出来又被刀匠拦住了。


“又怎么了?”


“我已经好久没锻过320了。”刀匠扭捏的像个大黄花闺女 “您让我把它完整的锻完吧。”


我真想告诉那些三个月130的刀匠让他们打你。羽心里如是说。


这样的请求还是答应了。320说长不长,也就是吃顿饭睡个午觉跟平安刀聊聊天的功夫。羽去锻刀室时特地嘱咐小夜让他在附近别走太远,如果真的是江雪能让兄弟团聚真是太好了,只可惜自己今天让宗三当队长去出阵的要晚饭前回来。


羽踏入了昏暗的房间,被恭敬小心的摆在刀架上的本体刀是唯一的光源。刀匠走时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微笑足以说明一切,这让她此时也充满了喜悦与激动。羽微微闭上眼,抬手将灵力注入刀内。瞬间,房间被刺眼的光照亮,无数樱花瓣在耳边呼啸。羽一点点睁开眼帘,注视着一个人形从光中显现。



“在下江雪左文字,世间的战争……何时才能消失呢?”


低沉的声音,语中的无奈与悲伤听得真切。淡蓝色的长发在光辉下披上了银雪一般。


“恐怕只要有人存在,战争便难以消失吧。”鬼使神差地,羽接了那么一句。


眼睁睁看着僧人嘴角的弧度拉低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人家给顶撞了。


“和睦之道……只要互相让步便可海阔天空。”


“说的简单,古往今来真正做到的有几个?”


“唉……所以这人世间,是地狱。”


“这个地狱有您的弟弟们。”


好巧不巧,纸门被拉开的声音强行停止了这不愉快的交流。


“我感觉到了......这就是您让我等候在附近的原因吗?”小夜面色平静,但眼睛比平时都亮,里面盛着喜悦。“原来您把兄长接回来了。”


“那么多年一定很想吧。”羽几乎是一秒换了气场,温和的摸摸他的头。“那么你来给哥哥带路吧。”离开的时候,羽心里想自己离开的模样会不会狼狈了点呢?





秋季将至,下午的温度逐渐降温。高阳之下,绿油油的草地,本丸的房檐,晾衣架,田地还有那棵巨大的万叶樱都被镀上了一层薄金。也许是少了吵人的蝉鸣现在又有些微风,这个天气除了晒反而还挺舒适的。


审神者呆在房间写着这一个星期的报告,内容无非就是日课完成情况,出阵有没有意外等等,几乎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再擅长写作时间久了也没有写的力量了,有的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写的就翻出了以前的报告抄一段充字数。这幅景象看上去也跟往常一样。


可是羽现在心情差极了。就在刚刚,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就被自己搅黄了。人家新刀还什么都没说就被自己用这样无礼的方式怼了。而且还是小夜的哥哥......真是太对不起了。内心里分成了两个声音,一个在内疚惭愧,一个在找着借口——想一想,谁会把本丸比作地狱呢?可是挑起争执开头的人是我啊。


咚咚咚


“请进。”


粉发的付丧神缓缓拉开纸门。羽见来人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瞧了眼表,已经5点了啊,原来不知不觉过了那么久。宗三左文字,织田信长的佩刀,性格被很多本丸的审神者吐槽过。都说很难找到相处的方法。可是羽不是那么认为。


“笼中鸟回来了。”


“欢迎回来,手撕敌枪的笼中鸟。”


类似这样的调侃是日常。刚锻出宗三左文字时听到他摆设品那样的言论后便频繁派他出阵演练,直接成了第一批满练度的打刀之一。此时他的衣服没有一丝灰尘一看就是来之前换过了,不换的话大概最多就是轻伤。羽瞥见了他肩头的樱花瓣一看就是基本上一直拿誉。羽为几乎打了一天仗的付丧神倒上一杯茶,开始不紧不慢的汇报情况。


“辛苦了。今天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江雪兄长来到这里了。”说这话的时候,宗三嘴角微微勾了下。都是兄控啊。


“您是怎么......”轮到羽惊讶了。


“我回到部屋的时候,小夜和兄长正坐在一起。”


“那就是说他看见您受伤了......?”


羽内心的小人白眼一翻直接倒地,这可好,哥哥一来就看见弟弟带着伤回来,直接印证了之前说的,好一副人间地狱啊。那么我就是地狱之主咯?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只是擦伤而已,过几个小时就好了。兄长不喜欢战争,但是他知道我曾经被禁锢被当作装饰品。而如今这些都是我想要的,他能理解。”


据说宗三左文字说话总是话里有话,难以捉摸。那么羽真的要感谢她的宗三总是直言不讳说出自己的想法,很好交流。


“主上,刚才您的神色很紧张。是不是与兄长见面时发生了矛盾?” 


但有时候就比较麻烦。明明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心理工作,可这猝不及防的询问还是让她大脑瞬间空了几秒,此时的她身体微微的坐直如同犯错的学生那样。羽简单的把大概情况说了一遍给宗三,那时宗三神色波澜不惊,刚说完他开口了。


“所以,这是您的问题了。”


“我知道。”直接被戳了痛处的羽撇撇嘴,朝宗三微微鞠一躬“对您的兄长如此无礼是我的错。”


“嗯,您嘴不饶人的性格我们都习惯了。”


“请您这个时候不要再吐槽了。”

放过我吧!这个时候就不要拉出来鞭尸了。羽心里哀叹。


“那么您有没有找兄长道歉?”


“其实还没有......但我会的。”羽支吾了下,这个她倒是还没想。“也许今晚。”


“我明白了。”宗三站起来准备要走 “您不用烦恼晚上的宴会。兄长喜静,我会告诉光忠晚饭正常进行就好了。”这一点他倒是体谅了主人现在的困扰。


“谢谢。以及告诉小夜——”羽没有说下去,当时小夜肯定听到了谈话声的内容吧。自己真是太不称职了。比起直接冒犯了佛刀,羽反而更在意更愧疚的是那样的冒犯也无意中伤了短刀的心。


“好的。小夜很信任您所以不用担心。”宗三明白她的意思,便了然的点点头,离开了。


脚步声越来越远,当听不见的时候。咚的一声,羽侧身一倒,像咸鱼一样直挺挺倒在榻榻米上。


评论(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