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百目鬼的后代当上了审神者7

背景是xxxHolic的交叉同人
原创女婶,该妹子是静的曾*n孙女
暗黑本丸(也许?
大概是all婶
ooc,私设如山



————————




小夜的事情弄完后羽暂时放弃了探索本丸决定回到楼上洗个澡去去血腥味。

只是她不知道,宗三和小夜并没有直接回到房间而是来到了大广间,大部分的刀剑都在等着他们。

“哦,小夜看上去气色好很多。”坐在中间的身着蓝色狩衣的俊美男子放下手里的茶杯,一脸笑意的望着迟来的两人。

“是多亏了那位大人……”宗三跟小夜坐在一起,宗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我们被净化了。”

“刚才你们进来的时候我感受到了。”石切丸点点头 “看来那孩子确实可以净化污秽。”

“可不能让我们先都受伤了再手入啊。”清光说道。

“应该不只是通过手入净化,触碰之类的也可以。”烛台切拿出那捧菊花 “这是早上这孩子干的,这花本来都要枯死的。”

“可花是花,我们是付丧神啊。”蜂须贺一脸不太确定的样子。

“现在方法如何先暂时放一边。”三日月宗近的表情变得严肃 “我们要保证那个审神者活下来。”

此话一出,除了石切丸,药研和莺丸所有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三日月殿。”歌仙兼定微微叹一口气“上一任我们把他囚禁起来日夜看守但他最后还是去世了。”

“说不定说话的这个功夫那女人就死了。”安定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

“安定!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旁边的清光愤怒的斥责。

“哈,反正那些自称主人的家伙从来都不会长命。只有冲田君才是我们真正的主人!”

“我看你这家伙又该吃药了!”

“你才应该吃药了!”

“好了好了,你们俩又来了。”和泉守赶紧朝堀川使了个眼色,两人分别拉住又要打架的冲田组然后带了出去。堀川拉着稍微冷静一点清光出去时朝其他人有些歉意的点点头然后带上门。

“新选组的年轻刀真有活力啊。”莺丸不急不忙的喝了口茶 “既然那姑娘能力不凡,应该能呆住一个月吧,总之先让她尽快净化这里吧。”

“时间长短就要看天意了。”三日月忽然看向宗三“长谷部怎么样了?”

“老样子,不过脾气更大了。”宗三面无表情“自从审神者来到这里后。”

“最近盯着点,如果实在不行……”

“我明白,三日月殿。”宗三微微叹了一口气,眼里的些许哀伤被小夜看在眼里。“长谷部不会有事的。”弟弟轻轻拽了一下哥哥的衣袖。但到底真的有没有事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尽管如此他们也在盼望着解决的希望。“……不能让主上来吗?”

“小夜,那样太危险了。要是有任何差池我们都来不及拦住。”歌仙接过小夜的问题,随机他反应过来了什么。“你叫她主上?”

第二任去世后,他们只会当看见审神者时才会用敬称,甚至连xx大人都不再说了。

“她人很好……”小夜还记得那股温暖的灵力,好像驱散了内心所有的黑暗阴霾。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除了哥哥以外这样的温柔了。

“真是令人欣慰的态度啊,那么会议先散了吧。”刀们纷纷离去,最后只剩下三日月和莺丸二人坐在那里。两个人不紧不慢地倒上茶水,安静的等待着。

羽洗完澡。之前的裙子已经报废了,所以先换上了普通的衬衫长裙。不喜欢吹头发所以擦干就好,本来就是卷发湿了之后变成一绺一绺的。这些刀的去向真的很迷,比如上午连个人影都没有不禁怀疑这个本丸莫不是只有自己一人,再比如现在,两个国宝级老刀在五点了还在大广间里悠哉地喝着茶,好一幅夕阳红。

羽觉得有些不爽,要么就是躲着自己要么故意等着自己过来,无论怎样都好像都是被牵着鼻子走。

“不来喝些茶吗?”莺丸抬起头温和的笑着招呼了一下在不远处的女孩。羽见状也没多想于是就走了过来 。

“哈哈哈,到我这边来……一直想说这样的台词。”三日月拍拍旁边空着的软垫,怎么看都像是为她准备似的。“这么晚也在喝茶吗?”羽没有犹豫,直接过来坐在他们面前。

女孩无论是举止还是神态有礼又不显生疏,少有的纯黑色的眼眸里是成熟与冷静,一看便受过严苛的教育。要不是脸上的稚嫩和一闪而过有些不情愿的表情,实在是很难看出这女孩只有19岁。

“喝茶是不分时间的。”莺丸为羽倒上了一杯热茶,顿时馥郁的茶香充斥了她的嗅觉。“这个味道……是番茶*?”羽端起来泯了一口。真是……令人怀念的味道。

莺丸的眉毛微微挑起“正是,小姑娘懂茶吗?”脸上的笑似乎多了几分真实“都是陈茶了,谈不上好。”

“略懂一点皮毛,嗯……因为我父亲喜欢喝茶。”羽放下杯子,淡淡的苦涩中恍惚间回到了儿时。爸爸总喜欢坐在走廊品茶,而自己则喜欢悄悄的趁其不意时往里面投花瓣。“茶确实有点苦,但是您们应该不是在这里等我喝茶吧。”

“确实。我想小姑娘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吧。”最美天下五剑声音就像是曼妙的乐音,真的很美啊,羽已经移不开眼的注视着他眼里的新月。“但是,小姑娘只能问五个问题。”

“为什么?”羽有些不敢相信,但碍于自己不过是个人类只好先压住自己满腹的疑问。

“有时候知道的越少越好。一口气知道太多会招来灾祸。”莺丸捧着茶杯,不紧不慢的回答 “还有四问。”

开始了,还剩下四个问题。羽低头沉思,如果问他们为什么要设立五个问题显然是行不通的。只能从无数疑问中挑出最想知道的。

“为什么其他人对我的态度有的貌合神离?”

“因为害怕失去。”

“之前审神者们真的是意外而亡吗?”

“是意外还是阴谋,就要看小姑娘的理解了。”三日月回答,神情变得有些意味深长“无论哪种都是命中注定的。”

能不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羽内心仿佛有三十只摩可拿又滚又蹦,说话神神叨叨还要去猜里面的含义真的很烧智商啊!当然神情上羽没有任何表现,只是安静的思考着。

“为什么不去保护他们?”

“不是不去,而是无法保护。”

无法保护什么?为什么无法保护?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我会死吗?”

这个问题显然出乎了两位付丧神的预料,莺丸的表情微微愣了一下而三日月的笑容更深了。

“哈哈哈,这真是个好问题。”三日月抬手揉了把羽的头发,有点潮湿但十分顺滑,卷发的触感可真有趣。“能呆多久就要看小姑娘了。”

“……”


羽os:能不能别摸我脑袋了!国宝也不是你动手动脚的理由啊!

————_(:3 」∠ )_————


眼前一片漆黑,羽站在原地花了很久才适应黑暗。

奇怪,我不是应该在卧室里吗?我回屋之后觉得很困然后就睡了,接着一睁眼就是现在这样……梦吗?可脚下冰冷的地板也太真实了吧?羽站在本丸的走廊缓缓走着,只有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回荡在虚无的空间中,吱呀吱呀。

“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惨叫声划破了沉默,接着一阵“咚咚咚咚咚”快到不可思议脚步声从后方紧随而来。什么!?羽几乎本能性的想都没想就飞奔逃跑,不远处的门是唯一的出口可眼前唯一的路恍然间被无限拉长,无论怎么跑都跑不到。

要被杀了……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大喊,羽觉得自己心脏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当她终于跑到尽头时,原本门的位置竟变成了石墙!而此时自己成了被围困的猎物。手里没有弓,羽只好做出最徒劳的自卫动作,惊恐地看着黑暗中朝自己扑过来的怪物。

“嘭!”

羽侧面的障子门被撞开,一只漆黑的骨爪扑过来紧紧扼住了少女的喉咙,鼻腔里被血还有其他什么的臭味充斥着。

“啊!”

恶,恶梦吗……羽瞪着天花板,急促地呼吸着。持续了一分多钟终于慢慢缓和下来,太真实了,瞬间的窒息以及尖爪刺痛自己的脖子。羽摸摸自己的脖子,没有伤口。扭过头,自己的弓正安静的立在一边。羽掀开被子拿过弓把台灯打开。

这把和弓是爸爸给自己九岁的生日礼物,跟了自己整整十年有余。羽拆开包裹着的油布,桃木制的和弓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散发着温柔的棕色光泽,仔细看这被誉为形态最优雅的弓光滑的表皮上面还刻着精细的桃木桃花图案。羽小心的摆好这个比她都高的和弓,满意的欣赏了一会儿,遂拿出一根弓弦小心的绑好。这样提前上好弦无论出什么的事都可以……


吱呀。



羽猛的抓紧手里的弓紧紧盯着面前的障子门。

那声音她听见了。

有人在外面。


————
番茶:ばんちゃ,是日本的一种茶类,汇集比较硬的芽、比较嫩的茎或是在加工煎茶时被剔除的叶子所制造的绿茶。番茶用的是茶芽以下,叶子较大的部分。
番茶在日本茶里似乎等级比较低,毕竟没有什么钱所以买不了特别好的茶。

因为前任审神者都是命薄,所以羽的生死对他们来说也无所谓了,只不过能力的缘故他们还是希望女主稍微多活段时间。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