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论如何在一个星期内攻略审神者?【星期一】

今天有巴形了吗?没有。
我不管我也要嫖新刀
巴形真好看,我爱他【比心
一共分为七章(七天)
cp是巴婶,副all婶
各种ooc,谨慎阅读
——以上



星期一:初遇

没有刀铭也没有过去,巴形的集合体,就是我。

被召唤出来的那一刻我便期待着与您相见,我的主人。

———

当樱花散开,巴形终于看清眼前的是两位孩童模样的付丧神,他的同类。
“欢迎来到本丸,巴形殿。我是前田藤四郎,这位是平野藤四郎。”小男孩努力的抬起头,惊喜地看着高大的付丧神。
“主人在哪里?”为什么来接自己的不是主人。
“主人不在本丸的。”前田解释道。
“主人在哪里?”巴形问了第二遍。
“主人现在在外面出阵,过一会儿才会回来。”另一个叫做平野的男孩对巴形说。出阵?难道是去打仗了?巴形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虽然心里因为没有第一眼看见审神者有些失落起来,但现在更担心主人的安危。
短暂的尴尬的沉默后,前田率先打破了沉默微笑着拉了拉我的袖子开口道。“我们带你去先熟悉一下环境吧。”
“请带路。”于是我跟着两把短刀走出了锻刀室。通过两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介绍下我大概了解了本丸的情况——这里是个非洲本丸,意思是大部分时候的限锻都不会出货,稀有刀基本上都是是从战场上获胜后赢得的。而自己目前是唯一一把限锻出货的,而且还是新刀。再比如,主上是个灵力强大的人类,虽然看上去有些难接触但是性格很温柔,擅长弓道所以经常会与他人一同作战。
“主君要是看见您肯定特别开心,因为本来主君对限锻已经失去希望了,没想到居然真的成功了。”
平野的话让巴形心中失落消散很多,如果一见面就能看到主人惊喜的笑容……好想见到您啊,主人大人。
“哈哈哈,甚好甚好,我们本丸居然锻出了新刀。”三人来到后院的时候遇到了喝茶的三日月宗近大人还有莺丸大人。想起刚才前田他们给我解释“非洲”的意思,巴形不太理解明明有了天下五剑为何也叫非。
“小姑娘知道肯定开心极了。”莺丸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
等等?我的主人是位女性?巴形内心很惊讶,以前当家作主的都是男人。但这样更好,本来就是为女性设计的巴形薙刀将会更加配得上主人。
“搞不好老爷子我要失宠啦。”三日月捧着茶杯低垂着双眸说出了意味不明的话,不过巴形并不计较话里多重含义,因为这位主厨已经全是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
“主上他们出阵回来了!”乱一路跑过来朝他们喊道。
“哦哦真是辛苦她了,这次又是个大胜利吧。”
“是呢,要是带物资回来的话要赶紧……巴形殿??”
“什么?”
“巴形殿什么时候……薙刀的机动有那么高吗?”
“哈哈哈,长谷部要有竞争对手了。”
乱刚来通知的时候,巴形直接抛下了当场四人,大步往门口走去。她是自己的第一代主人。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告诉她我对她的忠诚。

“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主上你这是怎么搞的嘛!”
“你再笑下个星期的马当番就是你的了。”
“主上就穿着一身去吓人的话效果绝对超赞!不对,我忘了今天长谷部也在。”
“鹤丸你可真恶趣味……”
不远处传来一阵欢声笑语,巴形稍微整理下衣襟朝人群走过去,希望他的形象能给主上带来最完美的印象。

然后他见到了,男人当中一位浑身是血的女性。

——

关于为什么就去个博多湾结果弄了一身血回来,羽表示这不是自己的锅。
这只是很平常的一次出阵,自己的刀剑在前面厮杀,而自己持弓干掉所有试图偷袭的溯行军顺便捡个人头。
然而她疏忽了,在瞄准正在与和泉守僵持中的敌太刀时她忘记了自己的背后。

“主上小心!!!”
下一秒羽放开箭,立刻调转身头。当时敌人已经举起了刀,来不及躲闪的羽做出防御的架势抬起弓准备扛下太刀即将砍下的重击。不过羽在抬起弓的一刻,敌太刀在自己的眼前被生生劈成两半。喷涌的鲜血直接溅了她一身还有脸。
“长谷部,其实你可以直接用捅的……”羽哑然看着自己被染红的衣服,先给被压切的敌刀默哀一秒又给歌仙默哀三秒。
“傻姑娘当时哪里有时间想这么多啊,再晚一秒被劈成两半的就是你啦。”战斗结束后,距离最近的鹤丸靠了过来,他语气十分随意,但是眼里带着责备。“不是告诉过你每一箭射出去都要转移位置并且尽可能靠近我们吗?”他抬手揉了把羽的卷发。
“这件事是我的错误,我的疏忽让主人差点陷入了危险!”长谷部一脸心疼的拿出手帕把羽脸颊上的血迹擦干净,然后直接单膝跪在地上。“请您责罚我吧!”
“不……这次是我的失误。”羽一只干净的手梳好刚才被鹤丸直接揉成鸡窝头的头发,长谷部见状赶紧起来帮审神者整理发型。
“但是,家主被血染红的样子很好看呢,对吧斩丸~”
“是膝丸,阿尼甲!!”可怜的弟弟又一次为痴呆哥哥哀嚎。
“不过这次为什么不带大太刀或者岩融来呢?不然我们这次会更快些。”
“石切丸他们已经跟我们跑很多次了,主上说应该给他们放几次假了。”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每个人都能有机会拿誉了吧。”
“但刚才不是你一直在抢誉嘛!”和泉守很不爽的朝髭切抗议,这一战的誉又是这位源氏重宝的。
“好了好了,各位不要吵了。”长谷部头疼的拜拜手让堀川跟膝丸拉住两个又要争的刀,一扭头发现审神者表情有些严肃。“主上怎么了?”

“嗯……”羽抿抿嘴唇,皱皱眉头,过了几秒

“……这血味道是馊西瓜味的。”

“您居然还尝了溯行军的血吗!!??”

回忆结束。
————
……
羽觉得自己心情很糟,特别糟。
先不提身上挥不去的血腥气,加上天热难免流下的汗让血衣黏在身上。居然有生之年突然入欧……不对,居然在新刀的面前如此失态。先不说返程途中鹤丸又把自己头发揉成了鸡窝头如果是我第一眼看见自己的主人一身番茄酱大概早吓死了【突然失去意识jpg】。感受一下这背后的充满杀意的气场吧,用芝士蛋糕想都知道髭切跟长谷部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如果不是膝丸跟鹤丸拦着恐怕现在就要上演全武行了。第一眼看见巴形薙刀时狂喜的心情确实存在过,但是现在羽一点都不想笑出来。
新刀比立绘看上去还要花哨艳丽,而且好像比岩融还高一点,那就不下马了。

“我名是百目鬼,这里的……!?”
话没说完,羽直接被高大的新刀不由分说地从马上抱了起来。
“您受伤了。”审神者这是头一次听见新刀的声音,冷漠,但带着焦急。

第二部队,紧急拔刀!!

我是不是第一个刚见到新刀就被公主抱了的审神者?
“我没有,放我下来,现在。”
按照少女漫画剧情自己应该是脸红心跳小鹿乱撞,但是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在白衣男子怀里,旁边是已经要扑上去撕了新刀的满级部队。羽闻着新刀怀里淡淡的熏香味开始怀疑人生。
“但是您身上全是血。”巴形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为什么要参加这种危险的事?为什么会让女性出阵?您现在真的无恙吗?”
卧槽能不能别问那么多了!拜托你快放我下来!你要是碎了我的资源跟绘马就都浪费了啊!你真的没有感到杀气吗难道真的像政府说的没有做人的意识吗!?
“我真的没事,放我下来。”羽突然把声音放冷,一脸“我要生气了”的表情威胁巴形。
确实有点效果,他的神色有些动摇,但薙刀依旧没有想把少女放下来的想法。
“为了保险,我需要查看您的伤势。”
薙刀用一脸更认真的表情,伸向审神者的衣襟。

……你他妈要干嘛!!?

同一刻,所有刀剑与审神者发出了愤怒(绝望)的呼喊。
“把你的脏手从主身上拿开!”反应最快的长谷部大喝一声冲过来,抽刀就要当场压切了巴形。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本丸。
这一巴掌,全体付丧神,包括长谷部全部当场石化。巴形薙刀彻底傻掉了,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看着愤怒的审神者骑上马飞奔而去。
一分钟的寂静后,堀川突然开口了。

“兼桑……刚才主君超帅啊!”

————

审神者缺席了这次的欢迎会。

至于原因,那事已经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本丸,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去找审神者而是在例行集体给新刀敬酒后就各吃各的各喝各的了。
“哈哈哈哈新人你可是吓到我了,我都不敢去掀裙子。”鹤丸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大力拍了几下巴形的后背。
“你敢掀我就敢把你揍进手入室。”安定一副磨刀霍霍的表情。
“我不明白,我是出于对主人的好意……”
“那可不行啊,主君可是女性。”一旁的清光很无奈。“你那样的行为十分失礼,那时换我估计也要砍你了。总之这种行为是绝对不能做的……掀裙子也一样!”清光特意把后一点也强调了。
“我明白,以后不会了。”巴形很认真的回答了。虽然是属于自己的欢迎会欲没有任何喜悦之情,没有主人的地方,无论是什么都如此乏味。他转过头望向天守阁,里面一片漆黑“主人已经休息了吗?”
“没,应该还在泡温泉吧。”清光心情有些复杂,巴形的想法一下子就能看出来。一位可能比长谷部还要夸张的主厨,而且还是没有前主的刀。主人肯定会更喜欢他的吧。别的好几个本丸都是那样的。一想到这,清光更觉得憋心了。一口酒直接闷下去,脸上直接腾起两朵红云。
嗝,太不甘心了……

“主上!新人的欢迎会要开始了。”乱敲了几下障子门。
“乱,告诉烛台切他们让宴会开始吧。我不来了。”
“怎么了?主人难道生病了?”这声音是五虎退的。
“我太累了,没有食欲。”
“可,可是大家没有主人的话……”
“算啦小退,主人出阵回来肯定是太累了,您放心我会告知他们的!”
“……对了,有些事要嘱咐一下。”
“请交给乱吧!”
“告诉所有人,我们的使命是保护历史,要团结在一起……以及巴形长谷部要是担心就说这是主命要求他们要一直呆到宴会结束。”
“没问题!乱一定会做好的!走吧小退。”
“主人请早点歇息。”

短刀们就是天使啊,要是所有的刀都能那么可爱就好了。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整个人躲进温泉里只露着鼻子和嘴巴。
什么欢迎会啊,就在十分钟前自己当着所有刀的面抽了新刀一巴掌。虽然起点是为了救下这个不知不觉作大死的薙刀(也是警告他),但是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点吧,以后见面了要尴尬死了。而且我可是他的第一任主君啊,巴形肯定心里不好受吧……
羽觉得罪恶爬上了自己的脊背,要不要找个时间去道歉好了。
这刀还真是……没有做人的觉悟。羽想起来论坛上已经有巴形的各种吐槽,趁着还没搞出什么事赶紧说清楚吧。
断断续续在水里泡了快三个小时的审神者终于决定从水里爬出来时,遇到了很麻烦的事——她找不到换洗的内衣。

反正男人们都在外面,裹上毛巾冲出去就行。机动这一点审神者还是很有自信的。

于是当羽拉开门,结果外面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外面时,羽瞬间秒懂为何电影里的女孩子会大声尖叫了。
啊,我好想大叫。
“转过身!”然后巴形真的就很老实的转过去了。“主上,我可以询问原因吗?”
“我没有穿衣服啊。”
“可是您有裹着浴巾。”
“那也不行!”羽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能发脾气。视线往下移,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自己内衣内裤。“巴形,你手里是……”
“我在楼道看见的,心想可能是您不小心遗落的,所以………”


巴形来到本丸的第一天遇到了各种令人费解的事情。比如,为何主人一脸羞愤的表情拿走她的衣服然后直接跑掉?


#求助,当你发现你的刀拿着你的内衣在浴室外面等着怎么办?急在线等#




评论(11)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