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百目鬼的后代当上了审神者6

背景是xxxHolic的交叉同人
时间线是2205,四月一日当了两百年的店主
原创女婶,该妹子是静的曾*n孙女
暗黑本丸(也许?
大概是all婶
ooc,私设如山

我错了下一章才轮到爷爷太爷爷出场,那么拖沓的剧情我都受不了好想赶紧搞事情啊【咸鱼躺】
决定起个标题,耶
————
六、兄弟


“原来您是刚刚成为审神者的吗?”五虎退抬头惊讶的问。
“因为已经被拜托了几次了,所以答应了。”
“也就是您连最基本的训练都没有进行过?”
羽抚摸着一只趴在腿上小白虎的皮毛,五虎退的老虎似乎很喜欢羽,当他把另外四只带过来时这些老虎都扑过来挤着要她摸摸。要不是有五虎退在拦着自己大概就真的成猫抓板了。“嗯,我被简单的嘱咐一些就来了。”
“政府那边的人真是草率啊。”石切丸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像这样几乎毫无经验或是战斗能力的审神者在这里能活多久?“那主上为什么选择成为审神者?这里毕竟是战场,会死人的。”
“要是我不来的话也许我的家人就得来。”
“政府的人居然拿您的家人威胁?!”五虎退惊呼,连石切丸的脸色也变了一下。现在的政府为了获得战力与人才竟如此不择手段吗。
“并没有……”羽被他们有些激烈的反应也弄得愣一下。“但如果再拒绝的话,他们说不定会用硬的了。”
“这样……”两振刀微微的放松一点。“那也说明您的能力真的十分少有。”
“也许。但我现在更希望能尽快解决目前的问题。” 羽低头继续撸猫,老虎。这手感实在是太棒了,不愧是猫科动物。
“什么声音?”
羽抬起头,刚才好像听见了有人呼喊的声音。
“部队出阵回来了。”五虎退连忙放下他腿上玩闹的老虎起身安静的听了一会儿。“好像有人受伤了!”过了几秒,他的脸上露出了惊恐慌张的目光。“是小夜!”小男孩连老虎都顾不得抱了倏忽直接拔腿就跑。
“等等!”羽试图抓他的手但直接被扑了个空,这孩子跑的太快了,而且听力超好,刚刚自己只听到模糊的呼喊。“我也去看看。”见五虎退的老虎跟着跑过去正要追,紧接着自己的左手被紧紧地握住。
“你知道你跑过去的话会看见什么吗?”石切丸的声音不再温和,甚至有一种责问的意味。他的力道很大,羽觉得自己的手腕有些疼。
羽一使劲直接挣脱了石切丸抓着自己的手。“如果是血什么的,我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
“真的吗?”
这回少女没有回答,直接离开了。
石切丸目送少女奔跑出去,垂眼看向自己的手。宽大的手掌十分粗糙,仔细一看指尖那里甚至有些发黑。为了抑制暗堕与污秽的扩散,自己做了一遍又一遍的法事。上一任审神者死去的那一刻终于也染了污秽,很快作为神刀的自己便不能净化黑暗了。

“这是……”

前院的人已经不在了,只留下土地上大大小小的血迹。羽不是没见过血,但这么多的血是第一次。羽微微弯腰,这些血都是刚才他们回来时留下的还未凝固,那么这些刀剑应该是去叫手入室的地方了。羽顺着地上的血迹立刻赶了过去。很快就看见手入室的那里甚至是走廊都里里外外围着刀剑男士们。
直到后来羽回忆时,那一天自己同一时刻见到了,求着见也见不到的,当时刀帐里几乎全部的刀剑男士。其中一个人发现了羽赶紧推了一下旁边的同伴,原本有些喧闹的环境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羽咬了咬下嘴唇,一下子被二十多双目光集火羽觉得整个人不是很好。

“请您救救小夜他们!”歌仙大步过来朝羽大鞠一躬,他的身上手上都染着斑驳的血迹,连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微微发抖。
“我要怎么做?”羽有些不知所措。
“请随我来,我告诉您怎么做。”羽一听也没想太多,如此紧急的情况救人才是第一位的,于是跟着他进入了手入室。

第一天上任的时候歌仙带着自己去过手入室参观,没想到转天就又光临了此地。

开门的一瞬间浓重的血腥气封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股窒息和微微作呕的感觉袭上了大脑,羽没有憋住用嘴呼了一口气,顿时鲜血的腥味充满了口腔。羽从歌仙的背后出来,眼前的情景让羽瞪大了双眼——床榻上躺着或坐着五六个人,每个人身上鲜血淋漓,衣服上还沾着泥土灰尘。他们看见羽,用带着惊讶但有些无神的眼睛注视她。

“我说……让一个女孩子……咳咳看见这种场面很风雅吗?”说话的是一个黑长发的付丧神,羽发现一条被压在身下的羽织,即使被弄脏了也能看出来是新选组的。
“别说话了兼先生,您在流血。”给兼先生包扎伤口的是早上发现自己的青年,刀帐上是叫堀川什么的。
“我只能那么做了。”歌仙带着歉意的目光拉过羽的手“他叫和泉守兼定,受的是中伤,不会很危急。但是小夜受了重伤,需要您立刻手入。” 在歌仙的带领下呈现在羽的面前,是一个孩童大小的人形,定睛一看是个瘦小的蓝发男孩,即使被纱巾堵着那腰上触目惊心的大洞还是在流血。
“为什么没有医生来……这样下去他会失血死的。”
“物理的方式是救……”救不了的,歌仙还没说完,就见少女喃喃着弯下腰狠狠的拽自己的裙子,只听撕拉一声扯下了一条布片。然后麻利的绑在小夜的腰上加固止血带。
“医生去哪里了!?我记得本丸里是有医生的!”羽几乎是吼出来的,手不可控制的发抖。那么多人都在垂死,可是医生却偏偏没了影子。
“我就是医生。”一个身上沾着血的男孩听见羽的怒吼声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大将您冷静些……”
这个男孩是医生?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但很快就发现他穿的白色大褂确实是医生的模样。“他已经伤成这样了,再不手术的话……”
“那么做根本没用。”

“……”

药研见羽一脸十分微妙僵硬的表情,于是马上快速解释道 “肉体的伤害也是对我们刀剑自身的伤害,但我们受伤要治疗的不是肉体,而是本体。小夜的短刀已经要四分五裂了,所以我们需要您的灵力来修复。”
“他的本体在哪儿?告诉我方法。”药研话音未落,羽就着急的问道。
“桌子上。”就在男孩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一把短刀。“请您小心翼翼地拔出刀……对,就是这样。”刀身上布满触目惊心的裂痕,仿佛轻轻一碰就要分崩离析。“手入需要的物品都在这里,首先用手入棒沾上打粉,再滴上丁子油,最后用白棉布擦去。不断重复这样的步骤就可以了。”
“这是……”当用布擦去上面的粉末时,那些裂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一部分。真神奇,就像人受伤后痊愈那样。羽脑里突然想到,但是哪有人会这么快就愈合了呢?羽抬起眉眼,小夜身上的伤痕也消失好多。
羽不知道的是,同样诧异的还有歌仙和药研。二人无声的用眼神交流着,如此严重的伤势至少也要三个小时以上,按照这位审神者的速度只要五分钟就够了。女孩确实有着强大的灵力,但是也没强大到能将手入时间缩短的程度——除非她的灵力自带某种治愈的力量。

“够,够了……”
一阵微如细丝的声音传进了羽的耳朵,羽赶紧放下手中的粉棒,来到短刀的旁边。
“救……救兄长……”
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深蓝色的眼睛带着恳求的意味。
“不行,我马上就修好了。”羽用纤长的手指拨开小夜凌乱的额发,顺便擦去因疼痛流下的汗水。
“宗三兄长为了保护我……”
“那就更应该赶紧修你了。你知道吗,如果我是你哥哥我会拼命救我的弟弟并让他优先得到治疗。” 羽没有去看他的眼睛,转身又继续修理。“所以乖乖的,我治好你就立刻给你哥哥手入。”

好暖和……小夜再次闭上眼,被敌枪刺穿的时候,他的眼前是一片猩红,濒死的恶鬼好像下一刻就要把自己拉入深渊。那个时候,突然一道光照进了黑暗将自己从濒死的深渊拉了出来。漫长的疼痛在灵力渗入体内时顷刻间消失了,崭新的灵力随着手入像泉水般流进本体,轻柔但不失力量。之前的主人也不是没有给自己手入过,但是像这样舒服的灵力是第一次。
好温柔……就像是宗三兄长抚摸自己的脑袋那样……宗三兄长!!

小夜左文字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直到自己的手被哥哥瘦削的手握住才回过神来。这时羽已经完成了陆奥守吉行的修复,所有的刀都已经被修复好了。
“宗三兄长……”宗三左文字点点头,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干净的,虽然小夜是第一个手入完毕可现在才醒过来。
羽的手有些发软。内心猜测大概是因为修刀用了很多的灵力并且长时间的重复着相同的动作,还好药研给了自己叫加速符的符纸。她还记得给宗三手入的时候那位粉色的付丧神醒来说了同样的话。
就让他们单独呆一会儿吧。她一言不发的收好工具,准备悄悄的离开手入室。
“请等一下。”宗三叫住了羽。
“怎么了?”
“您的手上沾上血了。”宗三出声提醒羽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上风干了的血印。“没关系的,我会洗掉的。”羽说着手里被不由分说塞进了一条白色的手帕。
“感谢您救了小夜。”那精致美丽的脸微微低垂着 “这恩情难以为报。”
“……这是我应该做的。”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面的话,说实话她有些难以接受一位这么好看的付丧神对自己用如此恭敬的语气说话。
“那么作为笼中鸟的我会尽力服侍您的。” 宗三带着笑意的双色瞳看得羽浑身发毛 “那我们也告退了,百目鬼大人。”毕恭毕敬地行完一礼,便牵起小夜的手。
他们真的是兄弟吗?这性格反差也太大了吧。羽望着兄弟俩的背影开始怀疑刀之间并没有遗传这一说。目送他们没走多远时小夜忽然扭过头看向羽,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当二人拐弯时,小夜朝羽点点头。
他这是在说“没关系”?

如果是那样,那就好了。
兄弟能够在一起。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