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百目鬼的后代当上了审神者5

背景是xxxHolic的交叉同人
时间线是2205,四月一日当了两百年的店主
原创女婶,该妹子是静的曾*n孙女
暗黑本丸(也许?
大概是all婶
ooc,私设如山


——————




“抱歉,但是您的机动为什么会那么慢呢?”

羽用很认真的表情抬头看着他,成功的给石切丸补了第二刀。

“我是御神刀,曾经从未离开过神社也从未参加过战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石切丸微微低头对上羽那双干净得毫无杂质的黑眸,和清秀的脸庞。

完全生不起来气呢……

“也就是说您很擅长做仪式?”

“嗯,确实如此。”

“那为何……您不能净化这里?” 羽有些不能理解像石切丸这样的御神刀也无法阻止其他的刀被污染暗堕,不过她也能感受到石切丸并没有像其他的刀散发着奇怪的气息。

奇怪的气息,羽一直不知道如何用什么较好的词来描述。从初来乍到羽就意识到,整座本丸那样的气息还有低温都是刀剑男士引起的。武器固然冰冷,但也不会是如此寒冷。现在羽已经有了更清晰的推断:这是暗堕的特征之一吧。无论是歌仙还是光忠,安定也好清光也罢,他们周身都围绕着这种不净的气息。安定是四人最严重的,即使跟他分开后羽还是能感受到对自己的恶意。石切丸是最轻的,因为并肩走在一起时她能感受到些许的清净之气。

“我尽力了,现在的情况已经算是被遏止了。”石切丸记得,那天本丸的暴动。还好这里刀还不多,当其他的付丧神联合阻止几位暗堕的付丧神并封印了他们的时候,他们很清楚要是再没有审神者这个本丸的其他付丧神……变回本体是最好的,可是拥有更多感情的他们更会有可能暗堕成怪物。“本丸的存在是基于你们审神者的灵力,灵力强大本丸就会强大,没有灵力或是太过薄弱本丸就会衰败。我们是付丧神,同时也基于审神者的力量得以现形。没有审神者的灵力支持我们也会变得脆弱甚至变回本体。”

“也就是不会死?”

“没错,那段时间我们只是沉睡或者以灵体的方式存在,只要本体不毁就好。”女孩的神情很专注,看上去不是受过专门的训练或是出身那样的世家(不然也不会问这样的问题)石切丸觉得有必要把这些详细的告诉她。“我虽是神刀,但要施展更多的力量去净化也要审神者的灵力才能有效。前任的审神者们虽然力量不差,可在任的时间太短,频繁的更迭主人对本丸与付丧神也十分不利,尤其是对于——”

“那些忠主的刀。”羽快速接下石切丸的话。

“聪明的女孩。”石切丸赞许般点点头。

毕竟自己刚刚被一个冲田厨的刀给怼了……

“石切丸殿!”

两人一起朝声源望去,一个小男孩跌跌撞撞的焦急的跑了过来。

“石切丸殿!啊……”朝二人跑过来的男孩一见到羽,焦急的神情又变得很震惊,在相距两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百,百目鬼大人好!”白发的小男孩慌慌张张的给羽行了一大礼。

“怎么了五虎退,发生了什么事?”石切丸用和蔼的语气问道,可眉目里却带一丝紧张。

“小,小老虎找不到了唔……第五只我到处都找了,但,但唔……”小男孩说着说着声音梗住了。金色的眼睛就眼泪汪汪,都快要哭了出来。

“我来我跟你一起找,你有问其他人吗?”石切丸弯下腰轻轻抚摸五虎退的脑袋。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这些细微的表情全被羽看在眼里。

“问了,他,他们也没有看见老虎……”

“我也来帮你吧。”一旁的羽开口道,“人手多了找起来更容易些。”

“咦!?”男孩听了表情更丰富了,金色的眼睛又是犹豫又是不安的看向石切丸。“这,这种事怎么能麻烦大人……”

“我现在也没有事情可做,顺便也算是再熟悉熟悉这里。”羽朝五虎退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边石切丸也对五虎退微微颔首给予了肯定的目光。

“那,那那就拜托您了!”又是个标准的90度鞠躬。弄得羽有些不好意思也微微弯一下腰表示接受。

“你最后跟老虎们玩的时候在哪里?”

“庭院那里,我带你们去!”小男孩转身就跑一眨眼的功夫嗖的就没了踪影,像是一阵小风。

“那我先过去看看。”羽见状也立刻追了上去,留下了石切丸一人。

“……看来我不用着急过去了。”

御神刀宽慰的笑了笑,继续自己慢悠悠的步伐往庭院走。

和式庭院的设计很舒服,没有特别的摆设,就是一湖一桥一亭子。要是把那些杂草花丛再修整修整就更好了。但正是因为高高矮矮的草丛还有这面积让寻找的难度大了不小。

“小老虎是你收养的吗?”羽看了一圈,试着扒拉一下旁边的草丛。

“它,它们是我很重要的朋友。从召唤出来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五虎退仔细的扒开草丛,已经不哭了但声音还带着哭腔。

“既然是那么亲近的朋友,那么它也一定不想弄丢你。”纤细的手伸了就要碰上去的时候,指尖往回缩了一下,最后轻轻拍了那瘦弱的肩膀。“小老虎肯定就在附近。”

“……嗯!”五虎退用袖子擦下眼里的泪花,开始更努力的翻找每片草地。后来的石切丸也跟着帮忙。十分钟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硕大的庭院已经找了一圈,还剩下房屋底下的空隙没有看。于是三人决定分别从一侧,羽在左侧退跟石切丸在右侧,开始弯腰慢慢的找。

“啊!我找到你了!”不远处的五虎退发出一声惊呼,羽奔了过来跟他一起跪在地上往漆黑一片的缝隙瞧去——一对明晃晃的金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

“虎太,虎太你快出来啊。”

五虎退焦急的朝那对亮点喊着,只听“嗷呜……”一声,那对金光有些往后退去。

怎么办?我是不是被虎太讨厌了。五虎退突然梗住了。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小老虎所在的位置,可是漆黑的夹缝太可怕了,就像清江讲的鬼故事那样,自己不敢往那里去钻。

“唔……虎太过来。”五虎退忍着眼泪朝里面喊,这时眼里的余光看到羽已经跪下来爬了进去。

“……百目鬼大人!”

“没事。”平稳的声音传进退的耳朵里。羽整个身子已经进去了,缓缓地接近发出“呼呼”警告似的老虎。刚试图伸出手,老虎的爪子就挠了过来。于是只能耐心的安抚它。

“别怕,我带你出来。”羽再一次把手缓缓的递过来,老虎没有再挠,而是伸出头警惕嗅着羽的指尖。过了一小会儿,老虎立起来的毛恢复了平顺并且朝羽靠近了一些。“

乖……”羽稍微放心了一点于是抬手挠挠小老虎的脖子。这个空间实在是太窄了,羽觉得自己的肩膀跟胳膊肘有些酸。

“来,我们离开。”小老虎舒服得就差打滚了,羽挠着皮毛的手把老虎揽进自己怀里小心翼翼地退出来。很显然,老虎已经放下了戒备乖乖的被自己圈在怀里任凭这位陌生人带自己离开。一回到阳光底下,小老虎就从羽的臂弯里跳下来跑到五虎退的腿边爬上来要抱抱。

“太好了……虎太你没有受伤。”

五虎退紧紧抱住灰扑扑的小白虎,激动得掉了几滴眼泪。这孩子大概是玩的太尽情了,结果发现自己被困在夹缝下出不来了。羽内心揣测着,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碰了一下。

“百目鬼大人……您的裙子脏了……”就因为刚才那样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让主人亲自弯腰弄脏衣服,要是自己能够再勇敢一些……

这是羽才发现自己蓝色的裙子粘了不少土。

“没什么,掸掸就好了……怎么了?”见五虎退眼里带着泪光,羽匆匆甩掉手上的泥土,微微蹲下来抚摸男孩的头发。恍惚间,眼前的少年的脸庞与某个同样稚嫩的面孔惊人的重合在一起。啊……小岚也是个爱哭的孩子呢。

“那只是很廉价的裙子而已,别想那么多。”手指穿过头发的触感很舒适,在近距离下羽还注意到男孩稚嫩的脸还有一点雀斑。“不要再哭了好吗?”羽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

“能够找到老虎真是太好了,要不要做个祈福呢?”

“这跟祈福没有什么关系吧。”羽有些汗颜,低下头躲开了摸头杀。

“对,对呀。”

“找到失而复得的物品也是有神的指引,进行仪式是对神明的感谢。”石切丸正色对羽和五虎退解释道。

“封建迷信……”

“我听到了哦^ ^#。”羽猝不及防地脑袋就被挨了一记,接着听见五虎退扑哧的一声笑声。

“对不起!我没有嘲笑大人您的意思!”

“嘶…我知道的。”羽摸摸刚才被敲的位置。疼……这刀真的使劲了啊喂!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叫你小退吗?”见五虎退的神色变得很惊讶时,羽赶紧改口道“是不是太突兀了点,毕竟我们刚刚认识。”

“没有这么回事!”五虎退连连摆手,脸上突然腾起了红晕。“因,因为……除了兄弟之外就没什么人叫我了……但,但是您是可以的!”

“那以后就请多指教了,小退。”羽露出了笑容,弯下腰摸摸五虎退的头。

“刚才你说兄弟是指……?”

“相同的刀派。”石切丸继续担当新人教学解说“相同刀派或是刀匠下的刀我们会互称兄弟。五虎退的刀派是粟田口,刀口是所有刀派最多的。因为刀匠擅长锻造短刀,所以他的兄弟以短刀为主,而唯一的太刀一期一振和打刀鸣狐则是这个大家族的长辈。对了,我的刀派是三条。”

“原来是这样,那石切丸您也有兄弟吗?”

“目前在这个本丸里还差两位就团聚啦。”

“我好想一期尼,不知道一期尼何时能来呢。”

一个女孩两把刀就这样一点点熟悉起来。这是头一次能与付丧神有那么多的交流。目前看来,他们是最值得信任的刀。



线索:
1、这个本丸的一期还没有来。
2、三条家还差园长和小狐丸。
3、五虎退好感up石切丸好感up

下一章小姑娘就要见本丸两大养老院巨头啦。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