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某熊

腐与乙女全部通吃

【刀剑乱舞】百目鬼的后代当上了审神者3

最近学习忙到爆炸,放假了也不会加快更新因为还有课………

背景是xxxHolic的交叉同人
时间线是2205,四月一日当了两百年的店主
原创女婶,该妹子是静的曾*n孙女
暗黑本丸(也许?
大概是all婶
ooc,私设如山


————



又是那个梦。


独自身处在没有尽头的黑暗中,不远处有微弱的光,那里站着是自己的父母。

无论怎么跑都无法到达有光的那里,怎么追逐都无法触及的至亲。

跑啊跑,就在近在咫尺的一刻停了脚步,这个距离已经可以看清父母的脸了。如果再往前走就会不受控的跌倒,所以这个距离就好了。毕竟梦做得多了自然就有了经验。

羽看着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也在看着羽。

没有悲伤,没有愤怒,只是平静的凝望着自己。



羽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又是这个梦啊。”

现在应该是六点左右,多年养成的生物钟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但是羽睡的并不好,每隔一段时间类似的梦都会出现轮番出现折磨她。她有这自己的规定,醒来以后一定要花五分钟抱着枕头放空思想,为了不让梦魇纠缠自己从而尽可能用最佳的状态度过每一天。不过这次的五分钟,羽满脑子都是屋外的那些付丧神。头疼,好像自己隐性的社障又犯了。不管怎么说,总不能一直呆在房间里啊。



缓缓的拉开房门,早晨的阳光透过木栏窗户照亮整个走廊。被切成蓝色的长方形天空预示今日良好的气候。羽合上门,一抬头看到旁边的公告板上写着出阵安排的纸已经不在了。

“这应该是个值得高兴的事吧……”羽轻声自问,忽的一阵窸窣的声响从脚底传来吓得羽连忙后退一步。

公告板底下放着一簇拿油纸包裹的菊花。羽弯下腰拾起,那些本该是金黄色的花是毫无生气的暗黄色甚至有些蔫,可每一朵都拼尽全力的绽放了。羽整理一下刚才差点被自己踩了的可怜花束然后抱着花下楼了。

真安静啊。

穿过了几个走廊却没有任何人,或许自己真的起的有些早了。在寂静的本丸里,现在是夏季,可羽觉得有点冷:不是表面皮肤的冷而是深入骨骼的由瘴气产生的寒气。一路过去周围的树也好草也好花也好虽然按照季节生长但毫无精气或是濒临枯死。

啊……好饿……

当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居然顺着煮米饭的香味跑到了厨房里。

……从小到大自己的身体往往都会第一时间察觉到饥饿并无视大脑直接行动。这是猎食本能吃货的本性啊真的不是我的问题,不管怎样现在赶紧离开吧。羽暗暗骂自己,正要抬腿就跑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主上?”

……被发现了!那声音是烛台切光忠的。羽下意识抱紧了花,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然后僵硬的转过身。果不其然是昨日为自己送饭的男子。

“怎么了?”

“您怎么跑到厨房来了?而且……您手上……”光忠的目光转到自己怀里时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有些难以描述,那金色的眼睛透着一种锐利的目光。他生气了?

“早上看到的,有人放在了房间门口。”羽如实回答了。“……我有些饿了。”

“这样吗……”下一句话,
光忠突然笑了出来。“所以来厨房偷吃?主上真是调皮。”他的笑很有感染力,好像刚才阴沉的气场只是错觉罢了。

“那是给小孩子的形容词。”这样的评价羽有些不爽于是立刻反驳过去。

“可您确实是小孩子嘛。”

“我19岁了。”

“跟我们这样的付丧神,您还是太小了。”

对哦,他可是活了好几百年刀的付丧神。就算是店主那把年纪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年轻人啊。

“您想吃什么?”见羽露出有些吃瘪的表情,光忠笑笑不继续逗了。“没想到您会起这么早,所以请您稍等一会儿,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错误了。”

“炒鸡蛋,加葱花。其他的都行。”

“嗯~这不是问题,交给我好了。我一定尽快为您呈上美味。”光忠带着好看的微笑在自己面前微微弯腰。

“那么请在外面饭厅等候。哦,这花就别拿着了你看都枯了。”

那样的动作可以用夺走来形容,动作快得根本来不及反应,看上去礼貌的动作。当他的手指擦过她的手指皮肤羽感受到很大的力道。羽觉得这样的行为可以解读成当母亲看到孩子拿着危险的物品时先转移注意力然后趁机拿走的做法。她看了一眼被丢入垃圾桶的菊花,转身乖乖按照光忠说的在饭厅等候。

光忠端着早饭出来时,羽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等候着。见到她那端正的坐姿光忠有点怀疑这姑娘这半个小时一直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得体的举止以及早熟的气质大多是教育苛刻的大家族长大的女性才有的。

“你知道菊花是代表什么吗?”羽吃到一半时光忠突然问道。

“那是赠予逝者的花。”

“那您……不生气?”


这种事羽怎么会不清楚呢?

“但那是人给花赋予的意义,花本身就是美的含义。有人愿意为你献上一束花不是很好吗?”

光忠的眼睛微微睁大了,那样的表情大概维持了三秒,然后又恢复了笑容。

“您可真是奇怪的孩子。”

无论是谁被莫名送了这种东西就算没有生气也肯定会问是谁干的吧。而女孩没有因为被送了菊花而生气,甚至认为是件好事。表情上也看不出来任何说谎的破绽。

“我……”

“早上好——”羽后面的话被打断了。一个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

“光忠早饭怎么样了!我饿……了。”青年惊讶的看着羽,连话都没说完。

“这位就是我们的新主人,加州。”光忠起身朝青年打了一下招呼,转身又进了厨房。

“我知道,只是没想到……主人居然五点多就起了。”

“五点?”轮到羽有点懵了。“现在几点?”怪不得一路走来没有人。

“六点十五。所以主人总是起这么早吗?”

他走过来直接大剌剌的坐到自己身边。羽不知道要不要用抚媚来形容一个男性,但是举止还有装扮来说——真是个好看的男子。

“我一般六点二十起。”羽稍微回想了一下刀帐“您就是加州清光?就是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

“正是。”清光似乎很高兴羽能立刻说出自己的名字。“我,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以及不需要敬语哟~”

“嗯。”羽点点头。“你的同伴呢?就是跟你前主一起的那位。”

“安定?这家伙最近不想出来。”清光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昨天,本来我也想去的但是那家伙不想去所以我就去不了了。”

“这样……所有人也是吗?”

之前自己一直要犹豫是否询问这样的问题,可如果不问就不会有任何进展。这个人(或者刀)说有见面的想法说明应该是没有敌意的。

“部分人。”

“部分?那其他的刀剑男士……”

“这就比较复杂啦,毕竟这个本丸半年就易主四次,对于忠主的刀就十分难过了。”

这是侧面说自己不忠主吗?羽内心腹诽,她倒是不在意忠主这件事相反放心了一些。接受某人的忠诚是个巨大的责任与负担,更别提是一帮付丧神,她根本担当不起。有人愿意帮助自己就是值得感激的事了。

“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什么。”羽收回了目光,将视线移到桌面上。“抱歉,我刚才……”

不自觉,那红宝石般的双眸竟让自己看入了迷。


“我可爱吗?”清光很突兀的问道。

“哎?”

难道不是问帅不帅?这样的问题让羽不知如何作答,但清光那充满期待的样子说不可爱也太无礼了吧。

“可爱。”

“太好了!!”

羽一脸懵比看着突然兴奋的清光。

“那主人喜欢我吗?”

啥???

清光一步凑了过来,近得羽的鼻尖与自己的鼻尖之差一厘米。羽瞪大眼睛,她能看见对方眼中的倒影,而清光的呼气仿佛也喷到了自己脸颊。

“抱歉,我有点事要做。”

羽脚一蹬直接与清光拉开距离,绕着桌子快速走开。喵喵喵什么情况我被一个人(刀)见面不超过一个小时就被撩了???羽内心数个弹幕扫过但表脸上的情极力保持平静,拉开门就走。余光里那人并没有想象中可能会追上来,而是一脸笑意的盘坐在刚才的位置。

“百目鬼大人呢?”光忠从厨房里出来时饭厅就剩下清光一人。

“大人说有事就先走了——”清光一边托着脑袋一边抬手看着自己精致的红指甲。

“你是不是又说了什么?”光忠忽然觉得有些头疼。

“冤枉啊,我就问问她喜不喜欢我。”

“这样才很失礼吧,哪里有一上来就说这么唐突的话?”

“我觉得没什么啊,确定新主人会不会对自己好什么的…不过新主人刚才的表情真有意思,明明都害羞了还假装很冷静。”终于放下了端详了半天的手,转而像咸鱼般摊在桌上。“对了,三日月殿跟莺丸殿说要开会呢。”

“那加州你就也过来帮我,不然早饭没有你的。”光忠检查了一眼沸腾的汤锅,把打好的鸡蛋倒进热锅里。“幸好她已经吃完了。”后半句光忠的声音很低,像是对自己说的。到时候这个本丸的主心骨都会集中在饭厅,而部分刀会在外面监视着女孩。虽然不会对新任的审神者做什么,但要是那个女孩只要不乱跑就好。

“光忠,这个是……”

“什么?”

“你转头看看!”

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活,不经意的放低视线让他看见了几乎难以相信的景象。

“花……”

被抛弃在垃圾桶里的菊花,之前如濒死般枯萎着。可此时,它们流露着娇嫩的光泽,如获新生般盛开着。


【你们这一任的审神者会彻底改变现状。】


狐之助那时的话再一次重放。

“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像样的花了。”清光蹲在垃圾桶旁碰触那鲜黄的花瓣,然后小心把几支花从包纸里面拿出来。“她做的?”

“我也不清楚,但确实是她碰过。”




这个孩子的力量……如果那是她的能力,那么其他人就能得救了。

评论(4)

热度(68)